书签
我是地球 [楼主] 发表于:2010-11-15 14:37

古代农业典籍及txt下载

— 本帖被 十方清静 执行置顶操作(2010-11-16) —
二 画
卜式养羊法养羊法 卜岁恒言 十二月纂要 二如亭群芳谱 九华新谱

三 画
山居要术 山居四要 山蚕谱 山左蚕桑考 大农孝经 大观茶论 士农必用 三径怡闲录 三农纪

四 画
尹都尉 王氏 王良相牛经 牛经相牛经 牛马书 牛书贾朴 牛皇经 牛经方 牛书杨时乔 牛经贾氏 牛经切要 牛经备要医方 月政畜牧栽种法 月季花谱 水牛经 水云录 水蜜桃谱 亢仓子 分门琐碎录 天彭牡丹谱 天工开物 天机秘录 日食菜物 元亨疗马集 木棉谱

五 画
氾胜之书 四民月令 四时纂要 四时栽种记 四时栽接花果图 四晨类要 四时种植书 四季须知 田家历 田夫书 田家五行 田家五行拾遗 田家月令顾清 田家历 田家月令陈鸣鹤 田家占候集览 平泉山居草木记 本书 本草纲目 北苑别录 北苑总录 北墅抱甕录 司牧安骥集 司牧安骥方 司牧马经痊骥通玄论 禾谱 永嘉橘录 永昌二芳记 史老圃菊谱 石湖菊谱 打枣谱 占候成书 甘藷疏 甘薯录 加庶编

六 画
竹谱戴凯之 竹谱惠崇 竹谱吴辅 竹谱陈鼎 兆人本业 地利经 百花谱 百菊集谱 全芳备祖 耒耜经 耒耜岁占 安骥集 安骥药方 名花目录 多能鄙事 多稼集 老圃书 老圃一得 老圃良言 老圃志 老圃杂说 西北治田说 西吴蚕略 西吴菊略 汝南圃史 江南鱼鲜品 江南催耕课稻篇 防旱要旨 防旱记

七 画
吕氏春秋 伯乐相马经 伯乐治马杂病经 吴中花品 吴下田家志 吴中蚕法 吴蕈谱 吴苑栽桑记 芍药谱刘攽 芍药谱孔武仲 芍药谱王观 牡丹花品 牡丹芍药花品 牡丹史 牡丹志 牡丹谱 忘怀录 芋经 沈氏农书

八 画
治马经俞极 治马经 治马经目 治马经图 治马牛驼骡等经隋书·经籍志 治马牛驼骡等经补辽金元艺文志 周穆王养马经 治圃须知 治生要录 治生广录 治蝗全法 治蝗书 花品 花木录 花谱张峋 花谱静虚子 花史左编 花傭月令 花镜 花木小志 牧马法 牧养志 东溪试茶录 东篱品汇录 东省养蚕成法 东篱品汇 东篱中正 东篱纂要 育骏方 金漳兰谱 金薯传习录 果食谱 明堂灸马经 居家必用事类全集 长安问花记 虎丘茶经补注 佩文斋广群芳谱 官井洋讨鱼秘诀 知本提纲 抱犊集 瓨荷谱

九 画
相六畜 相马经三国志注 相牛经三国志注 南方草木状 相鸭经 相鸡经 相鹅经 相马经诸葛颍等 相马经隋书·经籍志 相牛经宁戚相牛经 相马经旧唐书·经籍志 相马经徐成 相雨书 相马经邯郸李氏书目 相马经宋史·艺文志 相马经陈元靓 相马经萧绎 相马病经 相牛心镜要览 昭明子钓种生鱼鼈 春秋济世六常拟议 春晖堂菊说 皇帝医相马经 保生月录 建安茶录 建安茶记 范尚书牡丹谱 范村菊谱 范村梅谱 洛阳牡丹记欧阳修 洛阳花谱 洛阳花木记 洛阳牡丹记周师厚 品茶要录 宣和北苑贡茶录 宣和贡茶经 郊居草木记 纪历撮要 便民图纂 思辨录辑要 南窗外记 洋菊谱 胡氏治家略 修齐直指 姚氏家俗记 柞蚕杂志 柞蚕汇志 柳蚕新编

十 画
神农 神农相田教土耕种 夏小正 宰氏 师旷杂占 马经三国志注 马经孔穴图 马口齿诀 马经宋史·艺文志 马经李明仲 马经常知非 马经通玄方论 马经歌括 马书 马首农言 高堂隆相牛经 家政法 栽植经 栽桑图说 栽花法 栽培圃史 茶经陆羽 茶总录 茶山节对 茶苑杂录 茶花谱赵璧 茶谱 茶经张应文 茶疏 茶约 茶箋 茶花谱朴静子 茶花谱李祖望 耕谱 耕桑治生要备 耕织图 耕牛录 耕织便览 耕畲丛考 真宗授时要录 桐谱陈翥 桐谱丁黼 荔枝谱蔡襄 荔枝乘 荔枝谱徐勃 荔枝通谱 荔谱 荔枝话 荔枝谱陈鼎 海棠记 海味索引 海天秋色谱 海错百一录 秦农要事 桂海虞衡志 唐昌玉蕊辨正 茹草编 草花谱 亳州牡丹志 亳州牡丹史 亳州牡丹述 记荔枝 记海错 徐园秋花谱 倦圃莳植记 捕蝗考 捕蝗箕篾法 捕蝻凡例 捕蝗汇编 捕蝗要说 捕除蝗蝻要法三种 桑志 浦泖农咨 留云阁捕蝗记 问秋馆菊录 致富纪实 刍牧要诀 笋谱 蚕书

十一画
野老 野菜谱 野菜箋 野菜博录 野菜赞 野菜性味考 野蚕录 陶朱公养鱼法 陶朱公致富奇书 淮南王养蚕经 莆田荔枝谱 陈州牡丹记 务本新书 务本直言 痊骥集 痊骥真经 救荒活民书 救荒本草 救荒野谱 救荒简易书 探春历纪 区田图说张治 区种图说 区田法 区田编 区田种法 区种五种 区田图说杨葆彝 区田图说佚名 区田试种实验图说 鱼经 鱼品 鱼谱 国脉民夫 曹南牡丹谱 曹州牡丹谱 培花奥诀録 培蘭新法 御制耕织图 梭山农谱 教稼书 授时通考 授衣广训 第一香笔记 猪经大全 崈湫子 都门艺兰记

十二画
越中牡丹花品 笋谱 笋梅谱 景祐医马方 扬州芍药谱 菊谱刘蒙 菊谱史正志 菊名篇 菊谱马楫 菊月令 菊谱周履靖 菊书 菊谱文应鲁 菊谱吕天遗 菊谱刘承潇 菊谱秋明主人 菊谱叶天培 菊谱计楠 菊圃录 菊谱柳灏 菊谱张汉超 菊志 菊说许衍灼 彭门花谱 菌谱 集马相书 渡花居东篱集 植品 植物名实图考 植物近利志 棉花图 云南花卉记 湖蚕述

十三画
董安国 禁苑实录 园庭草木疏 农家事略 农历 农书 圣宋茶论 农书陈旉 农书陈峻 农书刘清之 农器谱 农器图谱 农桑要旨 农桑直说 农桑辑要元司农司 农书王祯 农桑衣食撮要 农桑衣食撮要鲁明善 农桑撮要罗文振 农事机要 农桑机要 农桑辑要苗好谦 农家谚 农舍四时杂抄 农圃四书 农说 农用政书历占 农遗杂疏 农桑辑要俞汝楫 农谱 农政全书 农圃六书 农丹 农具记 农蚕经 农政三书合订 农桑易知录 农书潘大成 农圃便览 农园晴雨记 农桑杂俎 农候杂占 农言 农谚 农言著实 农占辑要 农家言 补茶经 补农书 试茶录 诚斋牡丹谱并百詠 岁时种植 岁时乐事 岁时杂占 经世民事录 群芳谱 遂农杂记 蜂衙小记 遇蝗便览 裨农最要

十四画
管子 种树藏果相蚕 种植法 种艺必用及补送 种莳直说 种树书 种莳占书 种艺杂历 种鱼经 种芋法 种植群书 种菊法 种棉花法 种牡丹谱 种花小效 种树经 种棉法 种苎麻法 种麻说 齐民要术 齐民要书 齐民四术 演齐人要术 梦溪忘怀录 琐碎录 鄙记 图形菊说 维扬芍药谱合纂 闽中海错疏 闽中荔枝谱 闽中荔按通谱 渔书 汉氾胜之遗书

十五画
蔡癸 养羊法 养猪法 养民月宜 养蚕经 养鱼经 养余月令 养蚕成法 养耕集 养蚕秘诀 养兰说 论驼经 庆历花谱 增城荔枝谱 增订教稼书 蔬品谱 蔬香小圃菊志 德善斋菊谱 节令要览 墨娥小录 稻品 广菌谱 广农书 广中荔枝谱 广群芳谱 广蚕桑说 广蚕桑说辑补 乐休园菊语 稼圃辑 樗茧谱 课蚕要录 抚郡农产考略

十六画
辨养马论 辨蓄马口齿诀 辨马图 辨五音牛栏法 冀王宫花品 蕃牧纂验方 糖霜谱 橘录 橐驼医药方 橐驼经 树畜部 树艺篇 树艺考 树桑养蚕要略 学圃杂疏 学稼琐言 澹园菊谱 遵生八箋 芜菁疏 筑围说 筑圩图说 醒园花谱 兴兰谱略 泽农要录 橡茧固说 龙眼谱

十七画
疗马方 疗马集验方 疗驼经 疗马集俞本元 疗马集周海蓬 壑源茶录 韩氏直说 檇李屠氏艺菊法 檇李谱 豳风广义 岭南荔支谱

十八画
杂阴阳 魏王花木志 阙中铜马法 杂撰马经 医牛经 医马经 医驼方 骐骥须知 丛桂牡丹谱 丰豫庄本书

十九画
艺菊书 艺菊谱 艺兰法 艺菊志张元玘 艺花谱 艺菊志陆廷灿 艺菊简易 艺菊新编 艺菊须知 艺兰记 艺兰四说 艺菊法 艺兰要诀 艺菊琐言 罗兰斋兰谱兰谱 罗岕茶记

二十画以上
劝农书 宝坻劝农书 宝训 兰谱王贵学 兰谱奥法 兰易 兰易十二翼 兰史 兰蕙镜 兰蕙同心录 兰言述略 兰蕙小史 续竹谱 续茶经 类方马经 灌园史 灌园草木识 臞仙神隐书 蚕经旧唐书·经籍志 蚕经新唐书·艺文志 蚕书孙光宪 蚕书秦观 蚕经黄省曾 蚕训 蚕谱 蚕桑志 蚕政摘要 蚕桑说李拔 蚕说 蚕桑杂记 蚕桑简编 蚕桑录要 蚕桑辑要高铨 蚕桑说沈练 蚕桑辑要沈秉成 蚕桑俗歌 蚕桑辑要莲池四种中 蚕事要略 桑蚕说 蚕桑辑要
回复 引用 顶端
十方清静 [1楼] 发表于:2010-11-15 16:37
无边虚空,觉所显发。觉圆明故,显心清静。心清静故,四大六根十二处十八界二十五有,皆得清静。
我在农业部门下属的一个研究农业的研究机构的网站上看到过
觉得那应该是这篇文章的出处了
可惜那帮家伙光说不练
也不整理整理
我试图整了一下
发现里面有太多的已佚的书籍
没法弄
殆知阁藏书子站可以在线阅读以及全文检索本站现有的全部古代文献资料。请大家都帮忙测试一下。http://wenxian.fanren8.com/  谢谢。。
回复 引用 顶端
十方清静 [2楼] 发表于:2010-11-15 16:41
无边虚空,觉所显发。觉圆明故,显心清静。心清静故,四大六根十二处十八界二十五有,皆得清静。

它这个笔画检索也比较逗 实则没什么必要 还不啻按拼音呢

安骥集
安骥药方
百花谱
百菊集谱
宝坻劝农书
宝训
保生月录
抱犊集
北墅抱甕录
北苑别录
北苑总录
本草纲目
本书
鄙记
裨农最要
便民图纂
辨马图
辨五音牛栏法
辨蓄马口齿诀
辨养马论
豳风广义
伯乐相马经
伯乐治马杂病经
亳州牡丹史
亳州牡丹述
亳州牡丹志
卜式养羊法养羊法
卜岁恒言
补茶经
补农书
捕除蝗蝻要法三种
捕蝗汇编
捕蝗箕篾法
捕蝗考
捕蝗要说
捕蝻凡例
蔡癸
蚕经黄省曾
蚕经旧唐书·经籍志
蚕经新唐书·艺文志
蚕谱
蚕桑辑要
蚕桑辑要
蚕桑辑要 莲池四种
蚕桑辑要高铨
蚕桑简编
蚕桑录要
蚕桑说李拔
蚕桑说沈练
蚕桑俗歌
蚕桑杂记
蚕桑志
蚕事要略
蚕书
蚕书
蚕书秦观
蚕说
蚕训
蚕政摘要
曹南牡丹谱
曹州牡丹谱
草花谱
茶花谱李祖望
茶花谱朴静子
茶花谱赵璧
茶箋
茶经陆羽
茶经张应文
茶谱
茶山节对
茶疏
茶苑杂录
茶约
茶总录
长安问花记
陈州牡丹记
诚斋牡丹谱并百詠
崈湫子
樗茧谱
刍牧要诀
春晖堂菊说
春秋济世六常拟议
丛桂牡丹谱
打枣谱
大观茶论
大农孝经
澹园菊谱
稻品
德善斋菊谱
地利经
第一香笔记
东篱品汇
东篱品汇录
东篱中正
东篱纂要
东省养蚕成法
东溪试茶录
董安国
都门艺兰记
渡花居东篱集
多稼集
多能鄙事
二如亭群芳谱
蕃牧纂验方
氾胜之书
范村菊谱
范村梅谱
范尚书牡丹谱
防旱记
防旱要旨
分门琐碎录
丰豫庄本书
蜂衙小记
抚郡农产考略
甘薯录
甘藷疏
高堂隆相牛经
耕牛录
耕谱
耕桑治生要备
耕畲丛考
耕织便览
耕织图
官井洋讨鱼秘诀
管子
灌园草木识
灌园史
广蚕桑说
广蚕桑说辑补
广菌谱
广农书
广群芳谱
广中荔枝谱
桂海虞衡志
国脉民夫
果食谱
海错百一录
海棠记
海天秋色谱
海味索引
韩氏直说
汉氾胜之遗书
禾谱
壑源茶录
胡氏治家略
湖蚕述
虎丘茶经补注
花镜
花木录
花木小志
花品
花谱静虚子
花谱张峋
花史左编
花傭月令
淮南王养蚕经
皇帝医相马经
集马相书
记海错
记荔枝
纪历撮要
冀王宫花品
加庶编
家政法
稼圃辑
建安茶记
建安茶录
江南催耕课稻篇
江南鱼鲜品
郊居草木记
教稼书
节令要览
金薯传习录
金漳兰谱
禁苑实录
经世民事录
景祐医马方
九华新谱
救荒本草
救荒活民书
救荒简易书
救荒野谱
居家必用事类全集
菊名篇
菊圃录
菊谱计楠
菊谱刘承潇
菊谱刘蒙
菊谱柳灏
菊谱吕天遗
菊谱马楫
菊谱秋明主人
菊谱史正志
菊谱文应鲁
菊谱叶天培
菊谱张汉超
菊谱周履靖
菊书
菊说许衍灼
菊月令
菊志
橘录
倦圃莳植记
菌谱
亢仓子
课蚕要录
兰蕙镜
兰蕙同心录
兰蕙小史
兰谱奥法
兰谱王贵学
兰史
兰言述略
兰易
兰易十二翼
老圃良言
老圃书
老圃一得
老圃杂说
老圃志
乐休园菊语
耒耜经
耒耜岁占
类方马经
荔谱
荔枝乘
荔枝话
荔枝谱蔡襄
荔枝谱陈鼎
荔枝谱徐勃
荔枝通谱
疗马方
疗马集验方
疗马集俞本元
疗马集周海蓬
疗驼经
岭南荔支谱
留云阁捕蝗记
柳蚕新编
龙眼谱
吕氏春秋
论驼经
罗岕茶记
罗兰斋兰谱兰谱
洛阳花木记
洛阳花谱
洛阳牡丹记欧阳修
洛阳牡丹记周师厚
马经常知非
马经歌括
马经孔穴图
马经李明仲
马经三国志注
马经宋史·艺文志
马经通玄方论
马口齿诀
马首农言
马书
梦溪忘怀录
棉花图
闽中海错疏
闽中荔按通谱
闽中荔枝谱
名花目录
明堂灸马经
墨娥小录
牡丹花品
牡丹谱
牡丹芍药花品
牡丹史
牡丹志
木棉谱
牧马法
牧养志
南窗外记
南方草木状
牛皇经
牛经备要医方
牛经方
牛经贾氏
牛经切要
牛经相牛经
牛马书
牛书贾朴
牛书杨时乔
农蚕经
农丹
农候杂占
农家事略
农家言
农家谚
农具记
农历
农圃便览
农圃六书
农圃四书
农谱
农器谱
农器图谱
农桑撮要罗文振
农桑机要
农桑辑要苗好谦
农桑辑要俞汝楫
农桑辑要元司农司
农桑要旨
农桑衣食撮要
农桑衣食撮要鲁明善
农桑易知录
农桑杂俎
农桑直说
农舍四时杂抄
农事机要
农书
农书陈旉
农书陈峻
农书刘清之
农书潘大成
农书王祯
农说
农言
农言著实
农谚
农遗杂疏
农用政书历占
农园晴雨记
农占辑要
农政全书
农政三书合订
培花奥诀録
培蘭新法
佩文斋广群芳谱
彭门花谱
品茶要录
平泉山居草木记
莆田荔枝谱
浦泖农咨
齐民四术
齐民要书
齐民要术
骐骥须知
秦农要事
庆历花谱
区田编
区田法
区田试种实验图说
区田图说杨葆彝
区田图说佚名
区田图说张治
区田种法
区种图说
区种五种
臞仙神隐书
全芳备祖
痊骥集
痊骥真经
劝农书
阙中铜马法
群芳谱
日食菜物
茹草编
汝南圃史
三径怡闲录
三农纪
桑蚕说
桑志
山蚕谱
山居四要
山居要术
山左蚕桑考
芍药谱孔武仲
芍药谱刘攽
芍药谱王观
神农
神农相田教土耕种
沈氏农书
圣宋茶论
师旷杂占
十二月纂要
石湖菊谱
史老圃菊谱
士农必用
试茶录
授时通考
授衣广训
蔬品谱
蔬香小圃菊志
树桑养蚕要略
树畜部
树艺考
树艺篇
水蜜桃谱
水牛经
水云录
司牧安骥方
司牧安骥集
司牧马经痊骥通玄论
思辨录辑要
四晨类要
四季须知
四民月令
四时栽接花果图
四时栽种记
四时种植书
四时纂要
岁时乐事
岁时杂占
岁时种植
遂农杂记
笋梅谱
笋谱
笋谱
梭山农谱
琐碎录
探春历纪
唐昌玉蕊辨正
糖霜谱
陶朱公养鱼法
陶朱公致富奇书
天工开物
天机秘录
天彭牡丹谱
田夫书
田家历
田家历
田家五行
田家五行拾遗
田家月令陈鸣鹤
田家月令顾清
田家占候集览
桐谱陈翥
桐谱丁黼
图形菊说
橐驼经
橐驼医药方
王良相牛经
王氏
忘怀录
维扬芍药谱合纂
魏王花木志
问秋馆菊录
吴下田家志
吴蕈谱
吴苑栽桑记
吴中蚕法
吴中花品
芜菁疏
务本新书
务本直言
西北治田说
西吴蚕略
西吴菊略
夏小正
相鹅经
相鸡经
相六畜
相马病经
相马经陈元靓
相马经邯郸李氏书目
相马经旧唐书·经籍志
相马经三国志注
相马经宋史·艺文志
相马经隋书·经籍志
相马经萧绎
相马经徐成
相马经诸葛颍等
相牛经宁戚相牛经
相牛经三国志注
相牛心镜要览
相鸭经
相雨书
瓨荷谱
橡茧固说
兴兰谱略
醒园花谱
修齐直指
徐园秋花谱
续茶经
续竹谱
宣和北苑贡茶录
宣和贡茶经
学稼琐言
学圃杂疏
演齐人要术
扬州芍药谱
洋菊谱
养蚕成法
养蚕经
养蚕秘诀
养耕集
养兰说
养民月宜
养羊法
养余月令
养鱼经
养猪法
姚氏家俗记
野菜博录
野菜箋
野菜谱
野菜性味考
野菜赞
野蚕录
野老
医马经
医牛经
医驼方
艺花谱
艺菊法
艺菊简易
艺菊谱
艺菊书
艺菊琐言
艺菊新编
艺菊须知
艺菊志陆廷灿
艺菊志张元玘
艺兰法
艺兰记
艺兰四说
艺兰要诀
尹都尉
永昌二芳记
永嘉橘录
鱼经
鱼品
鱼谱
渔书
芋经
育骏方
御制耕织图
遇蝗便览
元亨疗马集
园庭草木疏
月季花谱
月政畜牧栽种法
越中牡丹花品
云南花卉记
杂阴阳
杂撰马经
栽花法
栽培圃史
栽桑图说
栽植经
宰氏
泽农要录
增城荔枝谱
增订教稼书
占候成书
昭明子钓种生鱼鼈
兆人本业
真宗授时要录
知本提纲
植品
植物近利志
植物名实图考
治蝗全法
治蝗书
治马经
治马经目
治马经图
治马经俞极
治马牛驼骡等经补辽金元艺文志
治马牛驼骡等经隋书·经籍志
治圃须知
治生广录
治生要录
致富纪实
种花小效
种菊法
种麻说
种棉法
种棉花法
种牡丹谱
种莳占书
种莳直说
种树藏果相蚕
种树经
种树书
种艺必用及补送
种艺杂历
种鱼经
种芋法
种植法
种植群书
种苎麻法
周穆王养马经
猪经大全
竹谱陈鼎
竹谱戴凯之
竹谱惠崇
竹谱吴辅
筑圩图说
筑围说
檇李谱
檇李屠氏艺菊法
遵生八箋
柞蚕汇志
柞蚕杂志
殆知阁藏书子站可以在线阅读以及全文检索本站现有的全部古代文献资料。请大家都帮忙测试一下。http://wenxian.fanren8.com/  谢谢。。
回复 引用 顶端
十方清静 [3楼] 发表于:2010-11-15 16:43
无边虚空,觉所显发。觉圆明故,显心清静。心清静故,四大六根十二处十八界二十五有,皆得清静。
咱们倒是收集了一些
可惜太不全了
殆知阁藏书子站可以在线阅读以及全文检索本站现有的全部古代文献资料。请大家都帮忙测试一下。http://wenxian.fanren8.com/  谢谢。。
回复 引用 顶端
十方清静 [4楼] 发表于:2010-11-16 17:11
无边虚空,觉所显发。觉圆明故,显心清静。心清静故,四大六根十二处十八界二十五有,皆得清静。
期待有明白人有机缘的时候收集整理一下
殆知阁藏书子站可以在线阅读以及全文检索本站现有的全部古代文献资料。请大家都帮忙测试一下。http://wenxian.fanren8.com/  谢谢。。
回复 引用 顶端
我是地球 [5楼] 发表于:2011-01-12 13:42
古者《氾胜之书》,今绝传者,独《齐民要术》行于世。虽古今之法小异,然其言亦甚详矣。虽茶有经,竹有谱,吾皆略而不具。植桐乎西山之南,乃述其桐之事十篇,作《桐谱》一卷。其植桐则有纪志存焉,聊以示于子孙,庶知吾既不能干禄以代耕,亦有补农之说云耳。
  皇祐元年十月七日夜

○叙源第一

  桐,柔木也。《月令》曰:“清明,桐始华。”又《吕氏·季春月纪》云:“桐始华。”高诱曰:“梧桐也,是日生叶,故云始华。”《尔雅·释木》曰:“榇,梧。”又曰:“荣,桐木。”郭璞云:“即今梧桐也。”疏引《诗·大雅》云“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是也。《书》云:“峄阳孤桐。”《释木》所谓“榇”、“荣”者,乃桐之一木耳。古诗云:“椅桐倾高凤。”又曰:“井梧栖云凤。”故《诗》、《书》或称桐,或云梧,或曰梧桐,其实一也。初生叶脆而易长,一年可耸七八尺,更粪之,围五六寸,萌子采伐之,巨桩者或可尺围,毳其萌,至二月、三月方渐,向阳者尤早,背阴差迟。其枝干濡脆而嫩,又空其中,皮肤叶薄,易为风物所伤,必须成气而后花,是故干稚嫩者先荣,叶茂盛者先荣,其花开有先后,先者未有叶而开,自春徂夏,乃结其实。实如乳尖,长而成穟,《庄子》所谓“桐乳致巢”是也;后者至冬叶脱尽后始开,秀而不实,其蕊萼亦小于先时者。是知桐独受阴阳之淳气,故开春冬之两花,而异于群木也。其叶味苦寒无毒,主恶蚀疮。荫皮主五痔,杀三虫,疗贲豚气病。其花饲猪,肥大三倍。然其皮叶亦有效于人也。或者谓凤凰非梧桐而不栖,且众木森森,胡有不可栖者,岂独梧桐乎?答曰:夫凤凰,仁瑞之禽也,不止强恶之木。梧桐叶软之木也,皮理细腻而脆,枝干扶疏而软,故凤凰非梧桐而不栖也。又生于朝阳者多茂盛,是以凤喜集之,即《诗》所谓“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凤凰鸣矣,于彼高冈”者也。《诗》称“椅桐梓漆”,后之人不别椅、桐之异,以为是一木。古诗云:“椅桐倾高凤。”嵇叔夜《琴赋》云:“惟椅桐之所生。”注云:“椅,梧桐也。”又陶隐居云:“梧桐,一名椅桐也。”是不知椅与桐别耳。故《毛传》云:“椅,桐属也。”孔氏引《释木》云:“椅、梓合而曰一名椅。”郭云:“即楸也。”《湛露》曰:“其桐其椅。”既为类,而梓一名椅,故云椅桐为梓属。言梓属,则椅、梓别,而《释木》椅、梓为一者,陆云:“梓者,楸之疏理白色而生子者。梓实桐皮曰椅。”则大类同而小别也。定本:“椅,梓属。”无桐字,于理是也。是知椅与桐,非一木也。夫桐之为木,其异于群类卓矣。生则肌骨脆而嫩;死则材体坚而韧。燥之所加而不坼裂;湿之所渍而不腐败。虽松柏有凌霄冒雪之姿,苟就以燥湿,则与朽木无异耳。王氏谓受气淳矣,真不虚也,于桐可独见之矣。其体湿则愈重,干则愈轻。生时以斧砟之甚易,干乃软而拒斧。故鄙谚云:“轻是桐,重是桐,难砟亦是桐。”此之谓也。

  ○类属第二桐之类,非一也,今略志其所识者。

  一种,文理粗而体性慢,叶圆大而尖长,光滑而毳稚者,三角。因子而出者,一年可拔三、四尺;由根而出者,可五、七尺。已伐而出于巨桩者,或几尺围。始小成条之时,叶皆茸,毳而嫩,皮体清白,喜生于朝阳之地。其花先叶而开,白色,心赤内凝红。其实穟先长而大,可围三四寸。内为两房,房中有肉,肉上细白而黑点者,即其子也,谓之白花桐。一种,文理细而体性紧,叶三角而圆大,白花,花叶其色青,多毳而不光滑,叶硬,文微赤,擎叶柄毳而亦然。多生于向阳之地,其茂拔,但不如白花者之易长也。其花亦先叶而开,皆紫色,而作穟有类紫藤花也。其实亦穟,如乳而微尖,状如诃子而粘。《庄子》所谓“桐乳致巢”,正为此紫花桐实。而中亦两房,房中与白花实相似,但差小,谓之紫花桐。其花亦有微红而黄色者,盖亦白花之小异者耳。凡二桐,皮色皆一类,但花叶小异,而体性紧慢不同耳。至八月,俱复有花,花至叶脱尽后始开,作微黄色。今山谷平原间惟多有白花者,而紫花者尤少焉。一种,枝干花叶与白桐花相类,其耸拔迟小而不侔,其实大而圆,一实中或二子或四子,可取油为用。今山家多种成林,盖取子以货之也。一种,文理细紧而性喜裂,身体有巨刺,其形如欓树,其叶如枫,多生于山谷中,谓之刺桐。晋安《海物异名志》云:“刺桐花,其叶丹,其枝有刺云。”凡二桐者,虽多荣茂,而其材不可入器用,乃不为工匠之所瞻顾也。一种,枝不入用,身叶俱滑如柰之初生。今兼并之家,成行植于阶庭之下,门墙之外,亦名梧桐,有子可啖,与《诗》所谓梧桐者非矣。一种,身青,叶圆大而长,高三四尺便有花,如真红色,甚可爱,花成朵而繁,叶尤疏,宜植于阶坛庭榭,以为夏秋之荣观,厥名“真桐”,亦曰“赪桐”焉。凡二种,虽得桐之名,而无工度之用,且不近贵色也。

  ○种植第三

  凡种其子,当先粪其地,然后匀散之。一春可高三四尺,瘠地只一二尺耳。土膏腴,则茎叶青嫩而乌黑;土瘦薄,则成苍黄之色。至冬便可易而植之,易之则独根者不深,而又易蔓。苟从小而易至大,则多为疾风之所倒折,以其一根不能自持故也。凡桐之子,轻而喜飏,如柳絮飞,可一二里。其子遇地熟则出,在林麓间则不生矣。夫种子所长犹迟,不如倒条压之,覆以肥地,自然节节生,条之上又多散根,茎大,断而植之,胜于种者。又种子之地,宜高原之处,低湿则不能萌矣。或要其栽之速者,当于桐处耕锄其下,使蔓根寸断,则其根断自萌而茂,与夫子种者又相万矣。凡植之法,于十月、十一月、十二月、正月,叶陨,汁归其根,皮干未通之时。必先坎其地,而复粪之。择植一二春者,全其根,勿令冻损,经久为霜雪所薄。掘后,即时以内坎中,厥坎惟宽而深。先粪之,以栽著其上,又复以粪覆其上,以黄土盖焉。一无爪爬,二无振摇,至春则荣茂,而木又易于杰干,其新茎可抽五六尺者。迨又至春,则根行而蔓,其发乃尤愈于初春时也。如用春植,则皮汁通,叶将萌,根一伤,故枝叶瘁矣。至来春,则齐土砟去矣。忌其空心者,免为雨所灌,令别抽心者。不然至别下栽时,更砟去植,则尤妙于春砟也。盖春砟则破损其桩,又摇其根故也。桐之性不奈低湿,惟喜高平之地,如植于沙湿低下泉润之处,则必枯矣。纵抽茂,不如高平之所。凡植后,至于抽条时,必生歧枝,日频视之,如歧枝萌五六寸则去之。高者手不能及,则以竹夹折之。至二三年,则勿去其枝,恐其长而头下垂故也。伺其大,则缘身而上,以铁刀贴身去,慎勿留桩,只经一两春,自然皮合也。桐之皮甚软脆而易伤,切忌耕锄之时,及牛马等损之。如有所损,当以楮皮缠缚之,不尔则汁出也,及才一二丈则多斜曲。亦可以物对夹缚之令直,以木牵之亦可。盖桐抽条不戴首而出,又虚软故耳,仍不喜巨材所荫如此。葺之,其长可至十丈者。故枚乘《七发》云:“龙门之桐,高百尺而无枝。”信哉!凡桐之茂大,尤速于余木,故鄙语云:“相讼好栽桐,桐树好做甑。”讼方兴,言其易大也。

  ○所宜第四

  桐,阳木也,多生于崇冈峻岳、巉岩盘石之间,茂拔显敞高暖之地,即嵇叔夜所谓“荣绮季之畴,乃相与登飞梁,越幽壑,拔琼枝,陟峻岳,以游乎其下”是也。今桐之所生,未必皆茂于崇冈峻岳,但平原幽显之处、向阳之地,悉宜之。其性喜虚肥之土,植者,其下当常锄之令熟,无使草之滋蔓,为诸藤之所缠缚,致形材曲而不滑。及其有竹木根侵之,尽锄去。更用诸粪拥之,则其长愈出野者数倍。十余年间,可几也矣。其地宜黄土之地,则自然荣矣。若沙石之所,虽与时皆昌,其长拔有迟焉。乐肥与熟者,惟桐耳,纵桑柘亦无所敌。夫肥熟则叶圆而大,条虚而嫩。叶圆而大则鼓风矣,条虚而嫩则易折矣。凡欲避鼓折之患,则以竹竿破其叶,令作三片,又摘之令疏,则虽遇疾风,不能损也,以其叶破故耳。至三四春,乃自坚成,不必然也。桐之性皆恶阴寒,喜明暖,阴寒则难长,明暖则易大。故《诗·雅》云“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是也。或阴湿之地,植之终不荣矣。夫阴湿则枝干曲而斜,渍湿则根叶黄而槁。凡植于高平黄壤,经三两春后,锄其下令见蔓根,以粪拥之,尤良,盖厥性耐肥故也。

  ○所出第五

  夫桐之所出,岂独蜀之为美,植之亦可以为器。《诗》不云乎:“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斯可知矣。江南之地尤多,今略志其书传所出堪美材者。

  峄山,《书》云:“峄阳孤桐。”注云:“峄山之阳特生桐,中琴瑟。”

  龙门山,《周礼·春官·大司乐》云:“龙门之琴瑟。”注云:“龙门,山名也。”枚乘《七发》云:“龙门之桐,高百尺而无枝。中郁结之轮菌,根扶疏以分离。上拂千刃之峰,下临百丈之溪。湍流溯波,又澹淡之,其根半死半生。冬则冽风漂霰飞雪之所激也,夏则雷霆霹雳之所感也。朝则黄鹂鸹鴠鸣焉,暮则羁雌迷鸟宿焉。独鹄晨号乎其上,鹍鸡哀鸣翔乎其下。”是言龙门所生之桐也。

  云和山,《周礼·大司乐》云:“云和之琴瑟,以礼天神。”注云:“云和,山名也。”

  空桑山,又《大司乐》云:“空桑之琴瑟。”注云:“空桑,山名也。”此言云和、空桑山之桐耳,可为琴瑟,以礼天地神祇也。

  寒山,张协《七命》云:“寒山之桐,出自太冥。含黄钟以土干,据苍岑而孤生。”又云:“晞三春之溢露,溯九秋之鸣飙。零雪写其根,霏霜封其条。木既繁而后绿,草未环而先凋。剪葳蕤之阳柯,剖大吕之阴茎。”注云:“太冥,北方也。”

  其有骠国、吹台所生之类,备于《杂说》篇中,此不具也。○采斫第六

  夫别地之肥瘠,辨木之善否,明长育之法,识栽接之宜者,惟山家流能之。然至其长养剥斫之术,多不能尽之,盖只知其长养之道,而不详乎器用所妨者。今山家凡剥树之枝,悉皆去枝二寸或尺余,云免为雨所灌损,而不知槁桩长,则皮不能包矣。迨至材巨,槁桩方没,却反引水自灌,及取用之时,以斧锯刃之,即槁桩腐,而所置器者必为空穴矣,良由去之不早耳。凡长桐木三二春,其歧枝可以竹夹去之。竹夹不能及,则缘身而上,用快刀去之。其去之,务令与身相乎,勿留余枿,不二三春,自然皮合矣,至大而用之,则无腐穴之病于其中也。歧枝只候长五寸,便可折矣,亦无留嫩桩则萌矣。夫岂惟桐乎!斫诸木者,亦可平身而去,但人自昧耳。桐材成可为器,其伐之也,勿高留焉,齐上而取之。若在山岩险绝之地,邃坞坑崖之处,其倒之则必拗惊折裂,扑伤体理,以其势不可以絜故也。如法之伐,宜当所伐之下,斧破之上,用巨绳缠缚一尺有余,则免折裂之虞矣。复用绳牵之,俾向上山而从,仍先去其临险之枝,则亡扑损之害矣。不然,则周锄其下,以斧悉断其根,则其倒也无二者之患。然临事筹计,知出于匠氏,但贵其勿伤为善者也。凡诸材之用,其伐必当八九月伐之为良,不尔,必多蛀虫,惟桐木无时焉。

  ○器用第七

  古今匠氏为小大之器,度而用之,其可贵者,则必云乌椑、白杨、梓茶、圭樠、山桃、白石、梼栗、楩楠、松柏、椅榧之类。善则善矣,然而采伐不时,则有蛀虫之害焉;渍湿所加,则有腐败之患焉;风吹日曝,则有坼裂之衅焉;雨溅泥淤,则有枯藓之体焉。夫桐之材,则异于是。采伐不时,而不蛀虫;渍湿所加,而不腐败;风吹日曝,而不坼裂;雨溅泥淤,而不枯藓;干濡相兼,而其质不变。楩楠虽类,而其永不敌。与夫上所贵者卓矣!故施之大厦,可以为栋梁桁柱,莫比其固。但雄豪侈靡,贵难得而尚华藻,故不见用者耳。今山家有以为桁柱地伏者,诸木屡朽,其屋两易,而桐木独坚然而不动,斯久效之验矣。又世之为棺椁,其取上者,则以紫沙茶为贵,以坚而难朽,不为干湿所坏,而不知桐木为之,尤愈于沙木。沙木啮钉久而可脱,桐木则粘而不锈,久而益固,更加之以漆,措诸重壤之下,周之以石灰,与夫沙茶可数倍矣。但识者则然,亦弗为豪右所尚也。凡用琴瑟之材,虽皆用桐,必须择其可堪者。《周礼》取云和、龙门、空桑之桐为琴瑟。陶隐居云:“惟冈桐与白桐堪作琴瑟。”《书》曰:“峄阳孤桐。”《风俗通》云:“生岩石之上,采东南孙枝以为琴。”是择其泉石向阳之材,自然其声清雅而可听。蔡伯喈闻爨下桐声,取以为琴,号曰焦尾。则知桐之材,有贤不肖,皆混而无别,惟赏音者识之耳。凡白花桐之材以为器,燥湿破而用之则不裂,今多以为甑杓之类,其性理慢之故也。紫花桐之材,文理如梓而性紧,而不可为甑,以其易坼故也,使尤良焉。余桐之材,但有名耳,不入栋梁棺椁器具之用矣。今之僧舍,有刻以为鱼者,亦白花之材也。匠氏之用,尤喜紫花者,白花涩而难光净,紫花紧而易光滑故也。

  ○杂说第八

  魏明帝《猛虎行》曰:“双桐生枯井,枝叶自相加。通泉溉其根,玄雨润其柯。”王逸少曰:“木有扶桑、梧桐、松柏,皆受气异于群类者也。”

  《庄子》云:“空门来风,桐乳致巢。”注:“门户空,风喜投之,桐子似乳者,叶而生,鸟喜巢之。”《易纬》曰:“桐枝濡毳而又空中,难成易伤,须成器而华。”《新论》曰:“神农皇帝削桐为琴。”《风俗通》曰:“梧桐生于峄阳山岩石之上,采东南孙枝为琴,声清雅。”《庄子》曰:“外子之神,劳子之精,则倚树而吟,据梧而瞑。”注云:“劳困故耳。”《吕氏春秋》曰:“成王与唐叔虞燕居,剪桐叶以为圭。曰:‘以此封汝。’”《淮南子》曰:“智者有所不足,故桐不可以为弩。”《遁甲》曰:“梧桐不生,则九州异君。梧桐以知日月正闰,生十二叶,一边有六叶,从下数一月,有闰则十三叶,视叶小者,则知闰何月也。不生则九州异君。”崔琦《七蠲》曰:“爰有梧桐,生于亥溪。傅根朽壤,托险生危。”《淮南子》曰:“桐木成云。”注云:“取十石瓮,满以水,置桐其中,盖之,三四日气如云作。”《庄子》曰:“鹓雏发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竹实不食。”《名山志》曰:“吹台有高桐,皆白围,峄阳孤生,方此为劣。”《淮南子》又曰:“以巨斧击桐薪,不待利日良时,后而破之,加斧桐薪之上,而无人力之奉,虽顺招摇刑德而不能破,无其势也。”《论衡》曰:“李子长为政,欲知囚情,刻桐,象囚形,凿地为坎,卧木囚其中。囚若正,木囚不动;若有冤,木囚动出。”盖人之精诚,着木人也。古诗曰:“井梧栖云凤。”又曰:“椅梧倾高凤。”《孟子》曰:“拱把之桐梓,人苟欲生之,皆知所以养之者,至于身而不知所以养之者,岂爱身不若桐梓哉?弗思甚也。今有场师,舍其桐槚,养其樲棘,则为贱场师矣。”《广志》曰:“骠国有白桐木,其叶有白毳,取其毳淹渍,缉织以为布。”《齐地记》曰:“齐城有梧台,即梧宫也。”《齐书》曰:“豫章王于郡起山,列种梧桐。武帝幸之,置酒为乐。”《瑞应图》曰:“王者任用贤良,则梧桐生于东厢。”《礼斗威仪》曰:“君乘火而王,其正平,梧桐长生。”《述异记》曰:“梧桐园在吴夫差蕉国,一名琴川。梧园在句容县。《传》曰:‘吴王别馆有楸梧成林焉。’古乐府云‘梧宫秋,吴王愁’是也。”《秦记》曰:“初长安谣曰:‘凤凰凤凰,止阿房。’符坚遂于阿房城植桐数万株以待之。其后,慕容冲入阿房城而止焉。冲,小字凤也。”《晋书》:“武帝时,临平岸崩,出一石鼓,打之无声。张华曰:‘可以蜀中桐木刻鱼形,扣之则鸣。’如其言,果声闻数十里。”《后汉书》:“蔡邕在吴,吴人有烧桐以爨者,邕闻火裂之声,知其良木也。因请裁为琴,果有美音。故诗人名之曰焦尾琴。”《齐书》曰:“王晏为员外郎,父普曜斋前,松树忽成梧桐。论者以为梧桐虽有栖凤之美,而失后雕之节。晏后果不终。”《高僧传》曰:“僧瑜幼入释门,担薪欲焚身。以宋孝建中集薪为龛,请僧设斋礼,别而入火中。经三日而瑜房内忽生双桐树,根枝丰茂,郁翠非常。道辈异之,号为双桐沙门。”

  ○记志第九

  《西山植桐记》云:“咸聱子陈翥,子翔,少渐义方,训涉孤哀,沦于季孟,茕疾否滞,十有余年。蝎蠹木虚,根枝不附,志愿相畔,退而治生。至庆历八年戊子冬十有一月,于家后西山之南,始有地数亩。东止陈诩,西止柴养,凡东西延二十丈有奇;南止弟翊,北止兄翦,凡南北袤十丈有奇。自十二月至于皇祐三年辛卯冬,浇而植之,凡数百株。南栽戟榆以累翊,北树槿篱以分剪,余桐皆布于内,靡有列也。未植前,斫其地,有圃者至而问曰:‘将胡为乎?’余答曰:‘植桐于其中。’圃者笑曰:‘得利之速,植桐不如植桑之博矣。’余应之曰:‘吾非不知衣食之源为世所急,但足而已。夫仲尼岂不能明老圃之业乎?下惠岂不能为盗跖之事乎?苟议利而后动,诚圣贤之所不取,亦吾心之所未能也。’翌日将植,抚而祝之曰:‘尔其材森森,直而理,敷荣朝阳,立而不倚。梧将激清风,将其声听之,以为古琴之操焉。尔其叶萋萋,绿而繁,应时开落,不为物顽。吾将招君子,游其下乐之,以待灵凤之栖焉。’又曰:‘吾今四十,以徯我数十年,当蕲尔为周身之具,斯吾植之心也。’因书为《植桐记》。”

  《西山桐竹志》云:“庆历八年冬十有一月,咸聱子陈翥,治地数亩于山之南,其下旧有水竹之苗,陈子以厥土惟黄壤,非桑之宜,堪桐与竹耳。始其谋而童氏谓曰:‘吾谓植数亩桐竹,不如植桑,且以桑一年一叶,质之以买桐竹,可数倍矣。桐竹岂为生之急务乎?’陈子默然不对,卒皆植桐与竹而已。自谓曰:‘农圃之事,余岂不能为哉?苟有白圭、陶朱之术以致富,而亡白圭、陶朱之心,诚一聚祻之林薮窟宅耳。昔齐豫章王于郡起山,列种桐竹,号桐山,武帝幸之,置酒为乐。吾虽布衣,孤而且否,亦心有所好焉。夫竹岁寒不雕,所以坚志性之掺也。桐识时之变,所以顺天地之道也。俟桐茂竹盛,则当列坐石,命交友,谈诗书,论古今,以招凉乎其下,岂有“期我桑中”之刺哉!’俾后之好事者观之,知陈子虽无桑子起家之能,亦有虚心待凤之意,其豫章、子猷之俦乎?乃自号桐竹君,既为《植桐记》,又作《桐竹志》以尽之云。”

  ○诗赋第十

  《植桐诗》(并序):“《书》曰:‘峄阳生桐。’《诗》云:‘椅桐梓漆。’谓其可以为清庙之雅器,含太古之正音也。然自非蔡伯喈之奇识,张茂先之博物,亦灶下之劳薪,林中之常木耳。庆历八年冬,予手植两行八十株于西山之南,因为《植桐诗》云。”

  《桐竹君咏》(并序):“吾年至不惑,命乖强仕,埙篪不合,遂成支离。始有数亩之地于西山之南,乃植桐与竹。伯仲皆窃笑之,以为不能为农圃之事。而不知吾无锥刀之心,不迫于世利,但将以游焉而至其中,休焉而坐其下,可以外尘纷,邀清风,命诗书之交,为文酒之乐,亦人间之逸老,壶中之天地也。乃自号桐竹君。又为之咏云:‘高桐临紫霞,修篁拂碧云。吾常居其间,自号桐竹君。不解仿俗利,所希脱世纷。会友但文学,启谈皆典坟。嘘嗟机巧徒,反道是胡云。’”

  《西山桐十咏》(并序):“吾始植桐于西山之阳,议者诮其治生之拙。及数年,桐茂森然,可爱而玩,复私羡之,始知桐之易成耳。因作《西山桐十咏》,识所好也。”

  《桐栽》曰:“吾有西山桐,植之未盈握。所得从野人,移来出乔岳。节凝(去声)叶尚秘,根冻土自剥。匪为待篱鷃,庸将栖鸑鷟。异日成茂林,论材谁见擢?巨则为栋梁,微亦任楹桷。仍堪雅琴器,奏之反淳朴。大匠如顾怜,委躯愿雕斫。”

  《桐根》曰:“我有西山桐,蚤邻桃与李。得地自行根,受芘逾高垒。上濯春云膏,下滋醴泉髓。盘结侔循环,岐分类肢体。乘虚肌体大,愤涨土脉起。扶疏向山壤,蔓衍出林址。愿偕久深固,无为伴生死。死议大厦材,合抱由兹此。”

  《桐花》曰:“我有西山桐,桐成茂其花。香心自蝶恋,缥缥带无遮。华白含秀色,粲如凝瑶华。紫者吐芳英,烂若舒朝霞。素奈未足拟,红杏宁相加。世但贵丹药,天艳资骄奢。歌管绕庭槛,玩赏成今夸。倘或求美材,为尔长吁嗟。”

  《桐叶》曰:“吾有西山桐,下临百丈溪。布叶虽迟迟,庇本亦萋萋。密类张翠握,青堪剪封圭。滑泽经日久,濡毳随干跻。迎风带影动,坠雨向身低。宁隐凡鸟巢,自蔽仪凤栖。松柏徒尔顽,蒲柳空思齐。但有知心时,应候常弗迷。”

  《桐乳》曰:“吾有西山桐,厥实状如乳。含房隐绿叶,致巢来翠羽。外滑自为穗,中犀不可数。轻渐曝秋阳,重即濡绵雨。霜后感气裂,随风倒烟坞。虽非松柏子,受命亦于土。谁能好琴瑟,种之向春圃。始知非凡材,诸核岂余伍?”

  《桐孤》曰:“高梧已繁盛,萧萧西山陇。毳叶竟开展,孙枝自森耸。擅美惟东南,滋荣藉萋菶。不能容燕雀,只许栖鸾凤。宁入吴人爨,堪随伯禹贡。雨露时加润,霜雪胡为冻。况有奇特材,足任雅琴用。中含太古音,可奏清风颂。”

  《桐风》曰:“分材植梧桐,桐茂成翠林。日日来轻风,时时自登临。拂干动微毳,吹叶破圆阴。虚凉可解愠,鼓拂如调琴。莫传独鹄号,愿送栖凤吟。岂羞楚襄王,兰台堪披襟。亦陋陶隐居,高阁听松音。无为摇落意,慰我休闲心。”

  《桐阴》曰:“枝软自相交,叶荣更分茂。所得成清阴,仍宜当白昼。阴疑翠帟展,翳若繁云覆。日午密影叠,风摇碎花漏。冷不蔽空井,高堪在庭甃。吾本闲野人,受乐忘茕疚。亭亭如张盖,翼翼如层构。日夕独徘徊,犹思一重覆。”

  《桐径》曰:“时人羡桃李,下自成蹊径。而我爱梧桐,亦以成乎性。中平端隧道,还往非辽敻。直入无欹斜,横延亦径挺。月夕照影碎,春暮花光映。清朝濛露湿,落日随烟暝。不使草蔓滋,任从根裂迸。堪诣蒋诩徒,惟任蓬蒿盛。”

  《桐赋》(并序):“始吾植桐与竹于西山南,见诮乎天伦间,以谓拙,难于生计,不如桑柘果实之木有所利。吾决而遂其志,乃自号桐竹君,以固而拒之。又作《西山桐诗》十二首,复掇其诗之余,次而为赋,所以伸植之之心也。其辞曰:伊梧桐之柔木,生崇绝之高冈,盗天地之淳气,吐春冬之奇芳。借濡润于夕陛,藉和暖于阴阳。绵岁月之久持,森郁茂而延昌。尔其溪临千仞,岩空百丈。层巇岌以周列,重峰嶪其相向。势崔嵬而峭且峻,形岖险而不可上。崖险巇无土,壑嶒巉而弗敞。枝上拔而虽荣,根下朵而不长。迅雷疾风之所飘击,涌濡飞溜之所涤荡。蒙苦雾而含瞑,锁愁云于写望。霏霜封条而欲折,积雪拥根而致强。枝蠹则中间,节伤则液满。同棘以溷穟,杂枢榆而苍莽。于是哀狖晨吟,饥枭夜啼。熊狐傍宿,麏麑下蹊。悲号叫啸,回惶惨凄。勇夫闻之而心碎,山鬼寻之而昼迷。寒雕啄鹰,以之游集;妖乌怪鵩,以之安栖。盖人迹罕履,故物类来萃。材虽具,不见用于匠氏;根已固,故不可以移陟。其或春气和,木向荣。飞子结孕,披柢抽萌。条毳毳以嫩耸,叶茸茸而绿成。水再离而自茂,气犹缺而未英。当斯时也,吾孤且否,人无我谙。既支离而不暖,始有地于西山之南。遂忘刻锐,任情意。命䦆以草,向阳以避地。列行行之坑坎,有鳞鳞之位次。庸以植梧桐,植而异群类也。由是召山叟,访场师。披榛棘之丛薄,陟峰峦之险危。望椅梓以相近,求拱把而见移。全根本之延蔓,择材干之珍奇。乃等地以森植,亦分株而对之。侔底道之矢直,鄙左右之器欹。迈夹道之细柳,类通衢之高椅。累岁时而茂盛,发花叶之繁滋。上膏泉液,以泽乎根;春风夏雨,以长其枝。晨霞暮雨,以荫其干;清露薄雾,以润其肌。阳乌舒暖以条布,阴兔飞光而影垂。佳庭雪之难积,噱岩霜之易晞。是以其上则鹎■鹜鴺之所不敢栖也,其下则腾猿飞犭之所不获息也。结藤垂蔓,莫得而依也,奔泉依濑,亡由而及矣。故远而望之,如列戟与排矛;即而憩之,若绿幄与翠裯。将以集鸑鷟,鸣飘鹠。玩之以兴咏,听之以消忧。于是招直谅之宾,命端善之友。坐萋萋之阴荫,论诗书之盛否。逍遥乎志气,宴乐以文酒。赏兹桐之森森,玩桑柘之黝黝。彼槐叹婆娑,樗伤拥肿。一则为尽其生意,一则嗟无其器用。未若叶中药饵,材堪梁栋。云和曾入于周制,峄阳乃随于禹贡。有名实以相副,岂虚伪以动众?吾将采东南之孤枝,创疏白之雅琴。弦以檿桑之丝,徽以双南之金。同夔牙以挥鼓,并钟期而侧聆。追淳风于先德,写太古之遗音。使纣桀之乐惭靡,郑卫之声愧淫。非铿锵也,不足以倾鄙夫之耳;有幽静也,自可以悦君子之心。桐竹君乃神魂清,心志和,以道自任,孰知其它。据高梧以释俗,申素臆以长歌。歌曰:蒿艾茂郁兮,芝兰不馨。柞栎芬芳兮,楩楠不亨。苟毁方以趋势兮,虽棫朴而见称。倘容援之云依兮,虽楸梓而弗名。且斥远于匠石兮,终见委于林衡。自乐天以知命兮,故无虑而自营。歌卒,瞬目周玩,沉吟自断。复以余音,系而为乱。曰:贵远贱近时之宜兮,众咸去朴争华伪兮。花叶不能资耳目兮,子实无堪充口腹兮。人谁采用到林麓兮,虽材还同不材木兮。吾愿终身老林泉兮,器与不器居其间兮。梓桐放怀事都捐兮,优游共得终天年兮。”
回复 引用 顶端
七月苜蓿 [6楼] 发表于:2011-01-31 01:21
说何为世间,说何为涅槃!
我还寻摸半天说附件在哪儿呢 敢情是还没整理好呐   唉  反正我是比较懒  期待有心人吧!
回复 引用 顶端
十方清静 [7楼] 发表于:2011-01-31 08:11
无边虚空,觉所显发。觉圆明故,显心清静。心清静故,四大六根十二处十八界二十五有,皆得清静。

回 6楼(七月苜蓿) 的帖子

  
殆知阁藏书子站可以在线阅读以及全文检索本站现有的全部古代文献资料。请大家都帮忙测试一下。http://wenxian.fanren8.com/  谢谢。。
回复 引用 顶端
zcx001 [8楼] 发表于:2011-02-02 23:29
谢谢楼主,请楼主提供资源。
回复 引用 顶端
十方清静 [9楼] 发表于:2011-02-03 15:03
无边虚空,觉所显发。觉圆明故,显心清静。心清静故,四大六根十二处十八界二十五有,皆得清静。

回 8楼(zcx001) 的帖子

很遗汗
抱歉
目前无法办到
殆知阁藏书子站可以在线阅读以及全文检索本站现有的全部古代文献资料。请大家都帮忙测试一下。http://wenxian.fanren8.com/  谢谢。。
回复 引用 顶端
张灯 [10楼] 发表于:2012-03-09 22:54
拜托了,楼主
回复 引用 顶端
兰石书屋 [11楼] 发表于:2012-05-21 18:17
谢谢楼主操劳!但农业典笈还不能下载。比如兰花栽培方面的古笈,能否提供?鞠躬致谢了!
回复 引用 顶端
十方清静 [12楼] 发表于:2012-05-21 20:04
无边虚空,觉所显发。觉圆明故,显心清静。心清静故,四大六根十二处十八界二十五有,皆得清静。

回 11楼(兰石书屋) 的帖子

本站现有的农业方面的书籍不多
以下这些都有提供
或可据此搜索一下本站

===
         东茶颂-清-艸衣
          亳州牡丹史-明-薛凤翔
          人参谱-清-陆烜
          伯乐相马经-春秋郜-孙阳
          促织经-宋-贾似道
          兰蕙小史--吴恩元
          兰言述略-清-袁世俊
          兰谱-明-高濂
          凤仙谱-清-赵学敏
          刘氏菊谱-宋-刘蒙
          南中幽芳录-明-段宝姬
          古兰谱散章
          史氏菊谱-宋-史正志
          天彭牡丹谱-宋-陆游
          岭海兰言-清-区金策
          广群芳谱-清-刘灏
          打枣谱-元-柳贯
          扬州芍药谱-宋-王观
          景德镇陶歌-清-龚鉽
          月季花谱-清-评花馆主
          桐谱-宋-陈翥
          梅品-宋-张功甫
          梅谱-明-王冕
          梅谱序-明-王思任
          橘录-宋-韩彦直
          檇李谱-清-王逢辰
          水蜜桃谱-清-褚华
          江南鱼鲜品-清-陈鉴
          洛阳牡丹记-宋-欧阳修
          海棠谱-宋-陈思
          滋兰树蕙山房同心录-清-许霁楼
          燕兰小谱-清-吴长元
          牡丹谱记-宋-欧阳修
          猫乘-清-王初桐
          猫苑-清-黄汉
          王氏兰谱-宋-王贵学
          瓶花谱-明-张丑
          百花历-明-程羽文
          相牛经-南北朝-寗戚
          相贝经-汉-朱仲
          相鹤经-明-周履靖
          禽经-晋-张华
          禾谱-宋-曾安止
          竹谱-唐-陈鼎
          竹谱-晋-戴凯之
          竹谱详录-元-李衎
          第一香笔记-清-朱克柔
          筍谱-宋-佚名
          糖霜谱-宋-王灼
          缸荷谱-清-杨钟宝
          花木鸟兽集类-清-吴宝芝
          花草蒙拾-清-王士祯
          范村梅谱-宋-范成大
          范村菊谱-宋-范成大
          荔枝谱-宋-蔡襄
          药圃同春-明-夏旦
          菊谱-明-黄省曾
          菌谱-宋-陈仁玉
          蟹谱-宋-傅肱
          野菜博录-明-鲍山
          野菜赞-清-顾景星
          金漳兰谱-宋-赵时庚
          雚经-明-蒋德璟
          马王堆汉墓帛书相马经
          骆驼经-清-童华
          鸡谱-清-佚名
          鹌鹑谱-清-程石邻
          龙经-清-王晫
殆知阁藏书子站可以在线阅读以及全文检索本站现有的全部古代文献资料。请大家都帮忙测试一下。http://wenxian.fanren8.com/  谢谢。。
回复 引用 顶端
兰石书屋 [13楼] 发表于:2012-05-21 21:06
感谢楼主百忙中囬帖,太好了!谢谢!谢谢!再三致谢!如果有《古代农业典籍及txt下载》中介绍的书笈就更好了!很不好意思,我有点“得陇望蜀”了!您别忙,我可以慢慢等的!谢谢!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回复 引用 顶端
十方清静 [14楼] 发表于:2012-05-21 22:31
无边虚空,觉所显发。觉圆明故,显心清静。心清静故,四大六根十二处十八界二十五有,皆得清静。

回 13楼(兰石书屋) 的帖子

客气


总有一天
咱们会把它搞齐全的
殆知阁藏书子站可以在线阅读以及全文检索本站现有的全部古代文献资料。请大家都帮忙测试一下。http://wenxian.fanren8.com/  谢谢。。
回复 引用 顶端
兰石书屋 [15楼] 发表于:2012-05-22 20:02
谢谢楼主的奉献精神!向您学习!
回复 引用 顶端
书如玉 [16楼] 发表于:2013-02-14 01:38
这些书整理出来会很有意思的。相信会有这么一天。
回复 引用 顶端
静默的根系 [17楼] 发表于:2014-11-15 15:15
楼主,弱弱的问一句。为什么没有找到你在第一个帖子上面说的  二如亭群芳谱 呀。。很想找到。谢谢您!
回复 引用 顶端
福禄 [18楼] 发表于:2015-02-26 22:47
膜拜楼主 牛人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