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想想 [楼主] 发表于:2010-02-22 22:42
识性不动,以灭穷研,于无尽中,发宣尽性,如存不存,若尽非尽。如是一类,名为非想非非想处。

佛国记-东晋-法显-txt文本下载

附件: 佛国记.txt (34 K) 下载次数:1261
人生何时不迷狂 正心诚意修非常 道体玄通无为处 佛性妙谛真如藏
回复 引用 顶端
彻悟 [1楼] 发表于:2017-08-08 16:46
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十方三世佛阿弥陀第一,九品度众生,威德无穷极 ..
法显评传

连云山

  目录
  一 法显略传
  法显的籍贯
  时代背景与历史使命
  法显艰难西行
  印度巡礼和狮子国写经
  法显三十国经历
  横渡太平洋到达美洲
  由美洲回国和南京译经
  一代伟人荆州仙逝、
  二 法显到达和发现美洲
  中国人到达美洲三层次
  爪洼说是英国人的误断
  法显横渡太平洋的海洋证据
  法显到达美洲洲墨西哥地理证据
  法显返回中国的航海证据
  结 论
  三 世界大轰动
  四 法显评论
  法显六个第一——
  (一)拓荒人
  ——第一个到达印度的中国人
  (二)开宗人
  ——第一个将外文译为中文的中国人
  (三)开创人
  ——第一个在外国留学的中国人
  (四)先驱者
  ——第一个致力于佛教中国化的中国人
  (五)创始人
  ——第一个撰写旅行记的中国人
  (六)发现者
  ——第一个到达和发现美洲的中国人


  第一部分  ·法显略传
  时间,距今1655年前,公元337年,东晋成帝司马衍咸康三年。
  在中国北方山西省中部一个农村里。一户龚姓农民家出生?一个胖胖的男孩。男孩落地的哭声惊动7四邻,人们都为龚家添7第四个男孩而高兴祝贺。但龚家夫妻却为此而颇为忧愁。因为这是东晋不断大战乱的年代。每次战乱,老幼不保,战乱之后必有瘟疫,儿童年幼,很难成活。龚家已经有过三个男孩,都相继死于战乱和疾病。梁·僧祐《出三藏记集·法显传》说“法显三兄,龆龀而亡”。现在出生的这个男孩不知如何。父母为保存其不致矢折,三岁时便送至附近佛寺作小沙弥,以求免灾免祸。居家数年,当地战乱和疾病流行,这个孩子又生起病来。于是再送至佛寺,让他出家为僧。至十岁时,他的父母相继逝世。他因接受中国文化很深,为至孝之人。本来僧人可以不认父母,但法显保持着中国传统,回家为父母居丧。丧事完毕仍回寺院学习。从此再没有回故乡了。
  这位俗姓龚,少年出家的僧人,便是以后在中国历史上为寻求佛典,历尽艰辛,九死一生,徒步跋涉万水千山,第一个到达印度的中国人,也是从印度回国时历经无数艰险,远涉万里海涛,横渡太平洋到达美洲的第一个中国人。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艰苦卓绝钓旅行家、翻译家、地理考察家、著作家,对中国佛教以及中国和世界文化、历史都作出了重大贡献的一个伟大的中国人——佛教高僧法显大师。[1]([1] 详见拙著《谁先到达美洲》副题《纪念东晋到达美洲 1580年。兼纪念哥伦布到达美洲500年》一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杜1992年北京出版。)


  法显的籍贯
  法显籍贯为何地?生于何处?综合梁·僧祜《出三藏记集》,慧皎《高僧传》及其它有关东晋佛教和僧传的史书记载,共有两说,一说法显是“平阳武阳人也”,一说是“平阳襄丘人也”。于是现代学者也有了两说,一说是山西临汾人,一说是山西襄垣人。
  著名学者汤用彤、任继愈、章巽以及山西大学的一些学者认为,两说都是平阳打头,平阳即临汾,所以法显是临汾人。在他们的著作中皆作如是说。而抗战前出版的《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1935年出版的日本学者足立喜六著《法显传考证》,1980年中国出版的《辞海》, 1981年出版的中国佛教协会编《中国佛教》四大卷本等,都说法显是山西襄垣人。他们的著作又作如是说。但都未言有何根据。
  以上两说孰是孰非?史书记载武阳和襄丘都冠以平阳。似应为平阳郡辖地。但是我们遍查东晋地理志和平阳地方志书及附近县志,东晋时平阳郡只领一个县即平阳县,县里无武阳和襄丘,周邻县也没有这两个地名。以前和以后都没有。而且临汾有个武阳村,但至今也未闻有法显生于此地的传说。
  1988年作者曾专门去襄垣调查考察,查阅地方志书等,从地方志上看,襄垣自古属于上党郡,从未归属平阳郡。所以为襄垣人之说的前提似不能成立,应当否定之。但《晋书》为唐房玄龄所撰。时距东晋已近二百多年。而房玄龄所撰为正史,正史叙事只能取主要情况,细微处略之。地方志又是明清所撰,明清前全抄正史。而东晋之时,平阳与上党是中国北方两个军事政治中心。刘渊、刘曜起于平阳,石勒、石虎兴于上党。刘渊幼师从上党儒生崔游,学习经史和孙吴兵法。继刘渊的刘曜又是精通中国经史,又擅长隶书草书的人物。刘渊起兵反晋后收上党石勒为部将。石勒起兵后兵败投刘渊刘曜。刘渊先称王后称帝,国号先为汉,后改为赵。石勒、石虎杀刘曜,先称王后称帝,国号赵。故史家称为前后赵。当时战乱频繁,平阳和上党两郡为邻,犬牙交错。有些经常扭结在一起,郡,县界线并不清晰,战乱不断,两郡县归属多变,正史语焉不详。需结合实地遗迹等参照考证。因此下列事项值得注意。
  一、史书所言法显为平阳武阳和襄丘人,两地名与襄垣两地只一字之差,是否有传误或音误。[2]([2] 1988年作者去襄垣考察时发现,当地方言土语对襄垣的“垣”和人民币几元,都不读开口音的“元”,而读撮口音和撅唇音的“瑞”,或近于“碎”的音。当“瑞碎”音的速读,和“丘”的发音近似。假如法显当时以此方言土音向别人叙述故乡地名为襄垣时,别入记载为襄丘是必然的事。)二、临汾有武阳,而襄垣也有个五阳,音同而只一字有别。三、距五阳八华里处有一东晋建的佛寺名凉楼寺。[3]([3] 襄垣南峰村有一凉楼寺,县志记载是东晋初建,隋唐扩建,棋规很大,是上党名寺。当地传说此寺是龚法显倡建。现有东晋一些建筑石刻遗物。)县志有记,当地传说为龚法显倡建。[4]([4] 距此寺八华里有一五阳村。读音与武阳同。只是“五”“武”有别,石碑记载明代前此村名午阳。距此百余里是武乡县,东晋石勒为武乡人,史书记载石勒曾战于上党武阳,可能即此村。)四、襄垣有个龚家庄,附近有个古佛寺名宝丰寺。有人曾见寺中石碑上刻有法显名字和事迹,但碑已不存。[5]( [5] 襄垣有一春秋古镇虎亭镇,(这个虎念师,是专一地名专用字)距此八华里有龚家庄。现已无龚姓人家。附近有一古寺宝丰寺,有人曾见寺内石碑上刻有法显名字和事迹。但这里石碑已在i958年修水库的作了水库坝基、埋入地下。以上 [2][3][4]项有关法显之事均为当地人传说。地方志无载。无物证,但可参考。)
  根据以上情况,我以为现在不宜于对法显是临汾人或襄垣人作出肯定一个,否定一个的论断。我主张现在以两说并存为宜。以两说我们都承认为好。我甚至认为现在一定要弄清究竟临汾人或襄垣人没有必要。这件事情可留给后代人去做。待将来如有物证出土,那时再定不晚。现两说都行,这样比较适当。
  法显后来成就了空前的伟大事业,这与他家乡平阳和上党的社会文化观念、价值观念、社会风尚的影响不无关系。平阳是尧舜之都,周、秦、汉、魏时仅次于西安和洛阳的北方政治文化中心。刘渊师上党儒生崔游学习经史和孙子兵法,精通经史和诸子学,善书法。是完全汉化的匈奴人,有很高文化水平。上党是春秋豫让的故乡,是杀身成仁,舍身取义的开先河者。燕赵慷慨悲歌之士,最初发源于上党。石勒是上党武乡人,不识文学,但请人给他读史纪、汉书,完全理解。他听人读至郦食其劝刘邦立六国后,惊曰,此法当失,何以得天下。及闻张良谏止,喜曰,赖有此耳。石勒说:“朕若遇高祖,当北面事之,与韩、彭比肩。若遇光武,当并驱中原,未知鹿死谁手。大丈夫行事,宜磊磊落落,如日月皎然。终不效曾盂德、司马仲达,欺人孤儿寡妇取天下。”这就是法显老乡,两个出身低微人的志向,境界。这对法显不会投有影响。
  简言之,法显在去印度前,他在史书上出现的他在国内的活动地点只有四个:武阳——襄丘——平阳——长安。故不排除法显是上党襄垣人。曾在乎阳临汾深造,后去长安。或为平阳临汾人,曾在上党襄垣深造,后去长安。要而言之,法显这位伟人是中国北方山西人。


  法显时代背景与历史使命
  法显活动的时代(公元337—422),正是中国东晋时五胡十六国在中原争夺混战的时代,是中国社会大动荡、大战乱的时代,也是佛教东传进入中国后大发展大流行的时代,是各民族大融合的时代,又是中外文化大交流和中国人地理大发现的时代。这个时代必然要产生适应时代要求的走在时代前列的伟人,法显就是这个时代的伟人。
  中国经过西汉和东汉共426年基本上国家安定统一、经济上高度繁荣的大发展后,至东汉末年,皇帝和国家文武朝臣安富尊荣,不思进取,不根据新形势进行立法和进行严格的法治,只顾争权夺利,培养亲信。以致国法不张,政令废弛,各地当政诸侯,名义人人喊拥护中央、完全听从皇帝和朝庭的话,实际上阳奉阴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各行其是,抵制朝庭,自搞一套。造成实际上政府徒有虚名,中央名存实亡,各地诸候分裂割据,互相攻击,对外实行扩张,于是天下大乱,纷纷争夺中央领导权。尔后演变为曹操、刘备、孙权三分天下,魏蜀吴互相攻击。但这三家谁也没能搞长久,司马懿结束了三国纷争的局面,建立了晋朝,统一了全国,史称西晋。但西晋只经过二十多年的短暂的统一安定,便爆发了司马氏兄弟八王为争夺中央领导权的骨肉相残大混战。在此动乱之际,居于北方和西北的匈奴和鲜卑等各民族纷纷起兵反晋,其它各族相继进入中原和黄河流域争夺地盘,互相征战杀伐,开始了更大规模的大混战。公元316年西晋灭亡。晋元帝渡长江,在南京建都,是为东晋。此时北方已进入了五胡十六国时代,先后建立子两赵(前后)、三秦(前后西)、四燕(前后南北)、五凉 (前后南北西)以及著名的北魏和东西魏及齐、周,泛称北朝。南方创建了东晋和宋齐梁陈等,泛称南朝。这就是法显时代背景。
  法显出生的337年,东晋咸康三年,上距曹操去世(22)112年,距诸葛亮去世(234) 103年,距晋朝的创建人司马懿去世(25D时间为86年。也就是说,法显的祖辈和父辈,与曹操、诸葛亮、司马懿约为同代人。了解这些历史背景,就可以理解法显成为伟人的历史条件。
  佛教于公元前五世纪产生于印度后,便向南北两个方向传播。经过一千多年时间,早巳传到中国西部和北部游牧民族区域。东汉中期经西域(中国古代将敦煌以西以北泛称西域)传来中国,但中国很少人信。因为中华民族基本上是不信仰宗教的民族,并且是具有高度发达的文化和文明的民族,外来的佛教要在中国获得人民的相信,取得地盘和发展,是很困难的。这就是佛教虽在东汉已传到中国,但是经过好几百年得不到普通传播和流行的原因。
  到了东晋天下大乱,十六国争霸中原的时代,情况大大变了。随着西部和北部等信佛教各民族进入中原和长江以北进行征战争夺,建立政权,同时也将佛教和西域佛教僧人一起带了进来,到处传播。五胡十六国是为泛称,实际是七个民族,先后在长江以北大半个中国建立过23个政权。不断更替,为时296年,简称 300年。这中间,法显故乡——山西的平阳和上党始终处于战乱中心。其中最早起兵反晋的平阳人刘渊(曹操安置的投降的南匈奴入塞匈奴十九种之一,是已经汉化很深的匈奴人,当时在中国社会地位低下。被称为胡人)。起于上党的石勒、石虎(匈奴十九部之一的一个小部落的人,当时与人为奴,是雇工),起于北方的鲜卑族拓氏、慕容氏、宇文氏,起于西北的少数族符洪、符坚、姚长、姚兴等,都曾短时间统一过北方大半个中国。使佛教得到了广泛传播和巨大的发展。由著名的跖拔氏北魏开始开凿的大同云岗石窟,洛阳龙门石窟,敦煌千佛洞石窟等等,历朝开凿未停,已成为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其它名族也留下了宝贵的佛教文化遗产。经过300年时间,到隋文帝杨坚统一中国时,民族大融合已完成,各族都已接受汉文化,已完全汉化,无法再找到原来各族的踪迹了(只有少数姓保留下来)。
  另一方面,长江以北300年大战乱和社会大动荡,同时给人民带来了深重苦难,中原地区不断出现“赤地千里,民相食,流民奔进流移不可胜数”的悲惨景象(《晋书·食货志》)。北方大批士族和平民持续向南方逃亡,逃避战乱,史称“流民”。他们逃到南方成为后来南方名省和沿海地区的“客家人”的先祖,和将南方开发出来的主要力量。而留在中原的人民不断遭到深重的战乱灾祸。他们无力抵御战乱,呼天唤地乞求保佑和避免不知那天即来的战争灾祸,这给佛教的大发展和大流行提供了极好的机会和广大的社会基础。于是经过300年的时间,信仰佛教成了北方人民的普遍情况,发展到南方也普遍信仰佛教了。从皇帝到平民皆信仰佛教,(但程度较印度为轻,后面将提及)。
  然而,这时由西北游牧民族和游牧的僧人带到中国的佛教教义、教理、教规、教律等佛典很有限、很粗略,并且全是口说,没有书面文字,这同有高度文化的中国国情不符,同佛教在中国大发展大盛行提出的要求,距离很大。当时佛经不全,仅有几种,律经缺少,尚未传来。僧人活动和传教等也无律可遵,各行其是,相当混乱,问题很多。加上印度佛经无书面文字经文,全靠口耳相传。印度人口传给西域人已经过一次转译,西域僧人传给中国人又要一次转译,转译失真,不言可知。所谓一个和尚一个师,一个和尚一本经,不知孰是,乖谬错误,不知凡几。法显作为中国高僧,对这种状况当然不满。而要解决当时中国佛教的这种混乱状况,必须从治本做起,必须中国人自己拿到真经,直接译为中文,以真经为据,有律经可遵,佛教才有可能在中国存在和发展下去。这就是时代给当时中国佛教和中国社会安定提出一个大问题。法显担当了这个重任。
  在当时,在中国的佛教高僧多是西域人。中国高僧很少。汉族人法显幼年出家,学习刻苦,史称“志行明敏,仪轨整肃”,“才识过人,莫不叹眼”。他二十先受大戒,后成为高僧,可能是当时为数很少的中国汉人高僧之一。他痛切感到佛经不全,转译失真,西域僧人讲佛经全靠口传,一个和尚一本经的弊端很大,特别是律经缺失带来的混乱,如果继续下去,不仅误教,而且误国误人,非彻底解决不可。但是这问题在中国解决不了,靠西域人也解决不了。非中国人去印度弄清情况加以解决不可。但是到印度去在当时的中国是无人做过的事。戈壁沙海茫茫,昆仑雪山重重。万水千山,崇山峻岭,江河奔腾,无路可走,怎样去得?汉代张骞和甘英都不曾到达印度。现在法显要去,就必须有舍生忘死的决心,法显后来曾回顾他当时心情说;“顾寻所经(回顾去印度事),不禁心动汗流(心惊流汗)。所以乘危履险,不惜此身者,盖是志有所存,专其愚直,故投命于不必全之地,以达万一之冀”。这说明,法显当时对自己西行的艰难危险是非常清醒的,是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的,是准备好随时牺牲生命的。他完全了解此行是拓荒之行,九死一生之行。所以法显西去印度之行与汉之张骞、甘英通西域的凿空探险的开拓西行,性质完全相同。而法显的艰难困苦与不测,则远远过之。因为法显不是政府使臣,无人支持,是个人进行的这一伟业。


  法显的艰难西行
  这样,法显虽年已六十,但他下定决心在没有任何政府支持和赞助下,毅然决定西行,要到天竺(印度)去求取真经。干难万险,在所不惧。史称法显‘慨经律 阙,誓志寻求”。公元309年(东晋隆安三年)结伴10人自长安出发,渡沙漠,越昆仑,到中亚,再向东南,途经当时西域和中亚30国,历尽艰难,徒步跋涉,走了4年,终于到达印度。在艰难的4年行程中,同伴或亡或返,到达印度时只剩下两人。据汤用彤教授《两汉魏晋南北朝佛教史》考证,在法显之前,也曾有过一些僧人渡过沙漠,去西方取经,但实际上只到了西域即新疆一带,真正到达印度的法显是第一入。是第一个到达印度的中国人。
  对于法显此行的破天荒的伟大意义,汤用彤教授作了翔实的考证说,“晋宋之际,游方僧人虽多,但以法显为至有名。所至之地,不但汉之张骞、甘英所不到,即东汉末年之朱士行,晋之支法领,足迹仅达于阗,而在显前之慧常、进行、慧辩,只闻其出,未闻其返,康法朗未闻至天竺,于法兰则中途终逝。故海陆并进,广游西土,留学天竺,携经而返者,法显为第一人”。汤先生此言是也。
  法显离开长安西行去印度,需要度沙漠,越昆仑,到中亚,折东南,才能到达。其中只有国内的一小段路是张骞走过的路,其余大部分 (五分之四)是中国无人走过,是生死不测之行。他一开始遇到的第一大难关,就是如何渡过戈壁大沙漠。1500年前,沙漠上没有任何道路。举目四望,沙海茫茫无边,东西难辨,他们几乎死于沙漠中。法显记载说,沙漠中“多热风恶鬼,遇则皆死,无一全者,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渡处,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行十七日,计千五百里,得到鄯善国”。在这样1500里的大沙漠中,他们是以枯骨为标记一步步走出来的。这种艰险危难情况,今日读之,犹觉心惊。
  走出沙漠继续西行,就要过崇山峻岭的昆仑山脉,这里是北风和寒冷的世界。路过小雪山时,同伴慧景冻得混身打寒战,很快被活活冻死。慧景冻得口吐白沫说:“我不复活,汝等速去;勿在此俱死”。言毕气绝。法显抚尸痛哭说:“本图不果,命也奈何!”乃独力向前,才得过山。
  此后,法显徒步跋涉万水千山,高山峻岭,攀悬崖绝壁,靠藤索绳渡急流险水,经历了无数艰辛,法显说所遇艰险“人理莫比”,经过四年的旅程,终于到达了印度。


  印度巡礼和狮子国写经
  法显到达印度后,才知道佛经在印度也是没有书面文字经文。从释迦牟尼逝世到法显时已经一千多年,在印度,佛经仍是全靠口传。他在北印度到处访求,但是“北天竺皆师师口传,是以远步。”他不得不去中印度和东印度访求,终于找到了完整的错误少的几部佛经。由天竺僧人口诵,他用梵文记录下来,再整理成文,全部抄录下来。
  有一天,他来到中印度王舍城附近一个山寺(王舍城在今印度比哈尔邦西南15里),要在这里访求佛经和拜谒胜地。当地僧人告诉他道路艰险难行,而且近来山上有狮子经常吃人。法显说,我远涉数万里来印度,岂是畏难惧险之人,不能既至而废,“虽有艰险,吾不惧也”。法显上山后,果有几头狮子将他围住,法显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镇定如常。不料狮子围住他转了两圈,不但没有吃他,反而伏卧在法显足跟。法显摩其顶说,“汝若欲害我,请等我诵经完毕。如不害我,就请远去”。狮子伏卧良久,然后昂起头,张开口,吐其舌,以舌卷其唇,如此数遍,仍没有吃他,徐徐远去。陪同法显的当地僧人早已畏惧爬树,目睹此一全过程,俱皆惊奇,当地居民亦皆惊异。
  法显原懂一点梵语梵文,但不精通。来印度后结合访求佛经和考察,深入学习了梵语梵文。并且学习了绘画,绘制各种佛像。他走遍了北印、中印和东印度许多寺院、胜地和乡村,到处访求佛经,进行佛教考察,在此活动了八年。到中印度的巴连弗邑后,得到六部重要的佛经,但“亦皆师师口相传授,不书之于文字,故法显住此三年,学梵书、梵语,写律”。六部重要佛经百万言,他需要请天竺僧人口诵,他一字字写成梵文记下来,整理出来,这是多么巨大的工程,需要多大的工作量才能完成。我们于此肃然起敬。
  法显在中印度数年的奔波访求,作了大量艰苦劳动,写完百万言佛典,取得了重要的中国没有的六部佛经,并抄写了这六部佛经后,公元410年,由加尔各答乘海船到狮子国,准备经狮子国乘海船回中国。
  法显经海路回国,为何要先到狮子国?因为狮子国是当时中国和罗马帝国(古称大秦)海上贸易的中介港,是中国海船往来必经之地。在法显那个时代,中国是当时世界上的第一航海大国。航行于太平洋、印度洋、阿拉伯海、红海、波斯湾的海船,主要是中国大海船。中国海船以载重量大,安全坚固,独步于世界。当时最大的中国海船可载粮二万斛(每斛十斗;每斗十几捭,各朝略有不同),载人七百到一千余人。中国海船制造之精良、航海技术之高,亦著称于世。据英国剑桥大学教授李约瑟著《中国科学技术史》和中国航海学会编《中国航海史》等报导,中国海船当时发明的水密隔舱等设计原理,现在仍被航空母舰的设计所采用。由于当时狮子国是中国海船频繁航行于中国与罗马帝国之间的中间寄泊地,是必经之地。所以法显要到狮子国来搭乘海船回广州。
  在狮子国,法显忽然见到一位中国人供奉着一只中国白绢扇,以慰乡思之寄托。这是他出国十几年来第一次见到中国人,见到中国物。他十几年来思念祖国,怀念故人的心情,一下子被触发出来。法显记载说,“法显离汉地多年,所与交接,悉异国人。山川草木,举目无旧,又同行分道,或留或亡,顾影惟己,心常怀悲”。忽于此地见一中国人虔心供奉一汉地白绢扇,“不觉凄然,泪下满目”。这段话表明法显对祖国的无限怀衷之情,对祖国山川草林的无限热爱,对故人的无限怀念。情真意切,出自肺腑。我们今日读之,尤倍受感动。不禁与他一起热泪盈眶。
  法显在狮子国继续访求佛典,果然又找到几部重要的佛经,都是中国所无。这样,他在狮子国又停下来抄写整理佛经。停留了二年,他抄写完毕后,便由此乘中国海船回国了。
  法显去印度时,原来的十位同伴或亡或返,只剩下他和道整二人。法显准备去狮子国回国时,道整不愿回国,留在印度。所以去狮子国和回国时只有法显一人了。


  法显的三十国经历
  现将法显于公元399年离开长安去印度,历经当时西域和中亚三十余国的国名和今地名对照,列述于下。由于年代久远,一部分地名与今同,一部分译名有异,一部分只能得知一个大范围,已难确指。而中外著作注译不一,只能择其善而从之。
  长安               (西安)
  乾归国             (甘肃靖远)
  僻檀国             (青海乐都)
  张掖国             (甘肃张掖)
  敦煌               (甘肃敦煌)
  鄯善国             (新疆若羌)
  侣夷国             (新疆焉耆)
  于阗国             (新疆和田)
  子合国             (新疆叶城西南)
  於麾国             (新疆库拉马特山口)
  竭叉国             (克什米尔北部之伊斯卡多附近)
  陀历国             (克什米尔印度河北岸之达地斯坦)
  乌苌国             (巴基斯坦北部斯瓦脱河流域)
  宿呵多国           (巴基斯坦西北今阿富汗喀布尔附近)
  犍陀卫国           (今巴基斯坦白沙瓦附近)
  竺刹尸罗国         (巴基斯坦拉瓦尔品第西北地区)
  弗楼沙国           (巴基斯坦白沙瓦)
  那竭国             (阿富汗贾拉勒阿巴德)
  罗夷国             (巴基斯坦白沙瓦南之拉基)
  跋那国             (马基斯坦西北部之旁遮普)
  毗荼国             (巴基斯坦东北之旧比达城)
  摩头罗国           (印度北方邦西部之马土腊)
  僧伽施国           (印度北方邦的法鲁哈巴德)
  罽饶夷城           (印度北方邦卡瑙季城)
  沙祗大国           (印度法札巴德)
  拘萨罗国           (印度北部巴尔兰普耳)
  兰莫国             (尼泊尔南境)
  毗舍离国           (印度比哈尔邦北部之比沙尔)
  摩竭提国           王舍城(印度比哈尔邦之巴特那)
  伽耶城             (印度比哈尔邦之佛陀伽雅,一称普提道场,释迦成道处,为佛教胜地)迦尸国 (印度北方邦之贝拿勒斯)
  拘睒弥国           (印度阿拉哈巴德西南)
  摩竭提国 巴连弗邑  (印度比哈尔之巴特那)
  瞻波大国           (印度比哈尔邦东部巴格尔普尔)
  多摩梨帝国         (印度西孟加拉邦之加尔各答附近)
  师子国             (斯里兰卡)
  耶婆提国           (美洲墨西哥)


  法显横渡太平洋到达美洲
  公元412年(东晋义熙八年)法显带着他干辛万苦在印度访求到的、中国没有的、他亲手抄写了八年的六部约百万言的重要大乘佛经,在狮子国登上一条从罗马帝国(大秦)返航回中国的大诲船。作者经过长期的细致的努力,现已考证出来,这是一个由三条海船组成的远洋船队。其中有两条船各载二百多人,共有四百余人。并装有相当多的货物。还有一条稍小一点的备用船。法显记载“海行艰险,以备大船毁坏”。起航时间是公元412年9月5日 (阴历八月底)。
  法显船仅下海二日,便值大风。很快,法显所在的这条船发生了一点事故,有一个隔舱船漏水入。商人很惊慌,将一些笨重货物掷入海中,法显也将澡罐掷入海中,但恐商人掷去佛经,因此尽力保护,并且念经,法显“一心念观世音及归命汉地众僧,我远行求法,愿威神归流,得到所止”,结果漏洞很快被堵住了。“如是大风昼夜十三日”,他们在一小岛边停靠检查了一下船只,便继续东航了。
  从此之后,再也找不到一个岛屿停靠,一直向东航行。航行中所见是:
  ——“大海弥漫无边,不识东西,唯望日月星宿而进”。
  ——“当夜暗时,但见大浪相搏,晃然火色”。
  ——“海深无底,又无下石柱(石锚)处”。
  ——诲中所见是“鼋擐怪异之属”。
  “如是九十日许,乃到一国,名耶婆提”。也就是说,他们这样一直向东航行了90日许,加上先前的大风13日和东下2日,共105日,到达了耶婆提。耶婆提是什么地方,近百年来由于外国人的误断和中国人的失误造成了种种迷雾,使世人无从得见真面目。实际所到之地为美洲黑西哥南部一地。对此作者有一专著作了科学考证。书名为《谁先到达美洲》副题《纪念东晋法显到达美洲1580年,并纪念哥伦布到达美洲500年》。对于此书的科学价值,日本《朝日新闻》于1992年1月4日作了特别报导。 1992年11月,周谷城、赵补为本书题写了名。世界著名科学家贾兰坡、中国考古学会会长苏秉琦先生为本书作序。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在北京出版,已引起世界大轰动。


  法显美洲回国和译经
  法显在这个耶婆提住了五个月之久,受到了当地人民的友好接待,次年春季,即公元413年5月13日(阴历四月十六日),再次下海回中国。船行一个月后,突遇黑风暴雨。船上的负责人认为这是因为船上载了一位僧人法显于航行不吉利造成。他说,“坐载此沙门使我不利,遭此大苦,不可为一人令我等危险”。因此要将法显推下海去。悲剧将要发生时,突有数位乘客挺身而出,誓死保护法显,才使他免于一死。这样,船继续向西航行了115天,粮和淡水都将吃完,此时船转西北求岸,经过12天航行,终于在9月17日到达山东青岛崂山,安全回到中国。
  法显回国后,立即受到崂山地区的上级长官——长广郡(即墨)太守的迎接。接着又被江西庐山东林寺的高僧、当时中国最活跃的佛教活动家、著作家慧远迎接到南京讲学和译经。慧远是山西宁武人,原是一位研究孔子孟子的儒家学者,学识渊博。后改而研究佛教,是中国佛教最大的净土宗的始祖。净土宗至今在中国和日本佛教中仍有很大影响。他得知法显回国后,立即派人将法显迎接到南京,当时慧远邀请中国南方的博学鸿儒130多位,聚集在南京道场寺研究佛经,探讨解决佛教的佛经舛阙的危机。所以欢迎并支持了法显的事业。
  法显到南京后,立即投入讲学和译经,在南京方面的大力支持下,法显将自己从印度访求到的,经历千难万险带回中国的六部重要的大乘佛经约百万言,译为中文,填补了中国佛教的一大空白。中国人不依靠第三者转译,直接将梵文等外文译为中文,法显是创始人,也是中外文化交流的开宗人。
  法显回国后翻译的百万言的佛典,都是他在印度经过选择后,认为符合中国国情和中国最需的佛经,才决定抄写下来,经过于难万险带回中国的。他在中印度巴连弗邑得摩诃僧祗律经,这是佛教最重要的大乘经,是祗洹精舍传本。传说是佛在世时大众部(大乘)最初实行的律典,佛典中最为宝贵。又得萨婆多部七干偈,杂阿昙经六干偈,方等泥洹经五千偈,綖经二千五百偈,又得摩诃僧祗阿毗昙经(偈是佛教为便于记忆和代代口传下去,将佛经编写为诗歌体,佛教称为偈颂)。然后从东印度的今加尔各答乘海船至狮子国准备取海路回国。他在狮子国又访佛经,得弥沙塞律典,长阿含、杂阿含经和杂藏,和他在印度所得的佛典相同,均是汉地所无的经典。这对中国佛教摆脱初期草建和混乱的状况,走向成熟,以及佛教中国化,都起了伟大的催化和建设作用。对佛教的中国化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对中国佛教后来的健康发展具有深远影响。
  法显在南京译经和讲学过程中,应南京学者的要求,写作他伟大的旅行记著作《晋法显自记历游天竺事》。后人简称《法显传》,《佛国记》。这部著作忠实地记载了旅途所经的西域、中亚、印度30国的山川风物、社会民情等,为这些地区保存下珍贵的历史资料。这是一部集地理、历史、社会、宗教等之大成的实录,具有很高的利学价值。中国人将自己出国经过和在国外的经历和见闻如实记载下来,著为旅行记著作,法显是开山鼻祖,起了榜样作用,对中国后世影响很大,很深远。


  法显在荆州新寺仙逝(圆寂)
  法显写完这部旅行记后,当时南京的学者即为其写了跋文,附在书后。文不长,但很重要,录如下:
  “晋义熙十二年,岁在寿星(公元416年),夏安居末,慧远迎法显道人。既至,留共冬斋,因讲集之际,重问游历,其人恭顺,言辄依实。由是先所略者,劝令详载。显复具叙始末,自云,‘顾寻所经,不觉心动汗流(回颐我去印度所经历的事,不觉心惊汗流),所以乘危履险,不惜此身者,盖是志有所存,专其愚直,故投命于不必全之地,以达万一之冀’。于是感叹斯人,古今罕有,自大教东流,未有忘身求法如显之可比。”
  这段跋文记载了法显对别人问话的回答,决心和志向已定,就要勇往直前实现它,甚至不惜牺牲。这是为一个高尚目的而前进的大无畏的英雄精神,是中华奋发前进的民族精神。跋文记载了旅行记写作经过,记载了旅行记有两种本,先前已有一个简本,南京学者不满意,“劝令详载”,要他再写一个详本。同时记载了当时人对法显的高度评价和高度尊敬。
  宋武帝永初三年(公元422年),伟大的法显精力用尽,一代伟人,给中代民族和世界做了许多重大贡献,首先发现美洲的法显,在湖北荆洲新寺溘然长逝,享年八十六岁。1992年也是这位中华伟人逝世(圆寂)1570周年。


  第二部分 法显发现美洲
  法显到达和发现美洲,是一件大事。故专辟一章加以简要介绍和论证。
  谁是美洲大陆的第一个到达和发现者,这件事世界上早有定论。500年来,全世界都说是哥伦布。其实这是一个历史的误会,因为就人类有文字明确记载的历史而言,早在1580年前,就有一位中国人和中国船队,横渡太平洋到达了美洲,并在次年再渡太平洋返回中国,他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旅行家、翻译家、地理学家、著作家,东晋佛教高僧法显大师。
  1991年11月11日,我应邀在中国太平洋历史学会召开的大型国际讨论会上就这个问题作了学术报告,并提交了论文,现摘要如下:
  昨天我参加了由中国佛教协会、中国太平洋历史学会、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和山西襄垣县联合举办的关于拙著《谁先到达美洲》一书的新闻发布会和《中国人法显到达美洲1580同年纪念会》后,今天应邀来参加太平洋学会的国际讨论会,并作大会报告,借此机会认识全国的学者以及来自美国、英国、大韩民国等国家和台湾、香港地区的学者朋友,进行学术交流,感到很荣幸。
  我报告的题目是《1992·中国人到达美洲 1580年》。
  谁先到达和发现美洲,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一个重大的科学问题,也是世界史的一个重要科学问题。它是一个古老的陈旧的历史问题,又是一个很具有现实意义的新鲜的问题,因此,它既有历史纪念意义,又有现实意义。弄清这件事情,有助于说明人类文明的发展并不是“欧洲中心论”者所说的人类文明全都发源于西方,是以欧洲为中心发展起来的。而是非欧洲区域的人也对人类文明发展作出重要的贡献,是多元的多角度的,多层次和多成就的。弄清这个问题,更有利于非欧美国家人民找到自己的位置,给自己正确定位,在世界和平与经济发展中加强自强和自信,奋勇前进。


  中国人到达美洲三层次
  谁先发现美洲?我认为是古印第安人。他们才是美洲大陆的真正发现者。地质学,考古学和人类学表明,在美洲大陆,没有发现任何从猿到人的演变进化的踪迹。美洲印第安人并不是在美洲大陆上土生土长出来的人种,而是从别处迁移到美洲的。考古学、人种学等科学全部证明,美洲印第安人属蒙古雅利安人种,也就是黄种人,与中国人属同一人种。在12000到 6000年前,中国东北地区和北美阿拉斯加及阿留申群岛地区是连在一起的一个整体陆地。人们可以走过。称阿拉斯加陆桥。在距今11000到 6000年前,因第四纪冰期结束后气候逐渐变暖,海水上升一百多米,发生了“海浸。”这一时期,大陆和日本列岛千岛群群岛及库页岛逐渐被海水隔开,离开了大陆。当时山东泰安和泰山地区成了一个大岛。莱阳地区是另一大岛,当时大陆海岸线在今文安、献县、德州、济南、扬州、镇江、苏州。当时天津和上海还在海底,京广线以东是水进水退地带。山东泰安和泰山地区附近,微山湖、东明湖、梁山泊及河北冀县、白洋淀都是大海沟。华北造陆运动尚未完成。就在这一期间,中国东北部阿拉斯加大片陆地逐渐没入海中,许多群山只露出山顶,成了千岛群岛和阿留申群岛。在6000年前时,阿拉斯加陆桥才最后沉没,出现了白令海峡,才将两大陆隔开。美洲古印第安人就是在这个期间前后,由亚洲东北部即今中国东北地区,沿阿拉斯加陆桥和“海浸”盛期后逐渐出现的千岛群岛阿留申群岛经陆桥和海上逐岛逐岛飘渡,陆续迁移到美洲,分布在美洲大陆的。因此古印第安人才是美洲大陆的真正发现者。这份光荣属于他们。公元五世纪初中国人法显和十五世纪末欧洲人哥伦布,只能称为到达美洲。没有资格称为发现美洲。所以我的科学著作书名为《谁先到达美洲》。
  古印第安人迁移美洲是发生人类的蒙昧时期的事,故而没有文字记载留下来。但这是考古学,地质学和人类学的多门科学已经弄清的事实。也是世界各国学者一致公认的定论。这是第一个层次。
  在距今4000到6000年期间,中国进入了文明初期,有了象形和表意文字可以记载事物。在这个时期,亚洲东部的古代先民继续到达了美洲。中国古地理书《山海经》对此有详细记载。《山海经》主要分东西南北中五个部分记载了中国和周边地区的山脉河流湖海和动植矿产及先民的社会情况。其中南北西中四部分山海地理物产等,都能在中国找到着落,都能对上号。惟有《东山经》中记载的四条山系河流和一条漫长的海岸线记载,在中国找不到着落,对不上号,所以历代学者对于《东山经》多无注。著名的清代学者毕沅在1781年(乾隆二十六年)出版的《山海经校证》中说,“东山经其山水多无可考”。嘉庆学者郝懿行1804年(嘉庆九年)出版的《山海经笺疏》亦持此说。直到本世纪七十年代,一位杰出的美国学者亨利艾特·默兹博士研究了《山海经》的《东山经》,并且一英里一英里地在美国中西部作了实地踏勘,惊奇地发现,《东山经》记载的地理情况,竟然是北美的中西部。《东山经》所载的四条山系和河流走向及湖泊位置和美洲特有的动植物等,与落基山山脉、内华达山脉、喀斯喀特山脉、海岸山脉完全吻合,所记的海岸线考察竟和北美太平洋西海岸完全一致。他出版了这个为时十多年的研究和实地考察的著作,书名叫《淡淡的墨迹》。[1]([1] [美]亨利艾特·默兹著《淡淡的墨迹》,芝加哥索伦印刷公司1972年第二版英文本。)(中国尚无中文译本)。这是一个重大的科学事件,由此可以证明,4000年前中国人已经对北美中西部作了详细的考察,并且留下了最古老的北美地理考察记录——《东山经》。这是第二个层次。
  但是,这个记载还是不完整的,因为它没有记载出何人何时从何地启航到达美洲,以及何时完成了北美的考察而回到中国。因此,《东山经》虽然具有中国人4000年前到达美洲考察的文字记载,但还不具有完整的科学意义。
  真正具备了完整的利·学意义,有名有姓,有时间地点,有完整记载留传下来,有文可查,有史可考,可以据此作科学论断:中国人和中国船队最早到达美洲,并且返回中国的人,则是 1580年前的东晋时代的法显。这是第三个层次。
  
  法显到达美洲的历史根据
  东晋时代(317—420)的著名旅行家、翻译家、地理考察家、著作家、佛教高僧法显,为了寻求佛典而在印度活动了八年后,于公元 412年(东晋义熙八年)9月5日在斯里兰卡 (狮子国)搭乘了当时中国前去罗马帝国(古称大秦)进行丝绸贸易返回的由三艘远洋海船组成的中国商船队的船,共四百余人取海路回国。商船出港后第二天就遇到了大风。他们在茫茫大海上向东航行了三个半月(105)日,才渐渐发现了陆地,终于抵达了另一个大陆上岸。当地人告诉他们这里叫做耶婆提国。他们三艘海船和四百多人在这里停留了五个多月,于次年即公元413年(义熙九年)5月13日再次下海回国,在茫茫大海上向西航行了三个半月 (115)日,于413年9月6日得以返回中国的山东青岛崂山,回到了中国。(以上时间有误差,但误差不超过10日)。
  以上来自《法显传》,没有什么异议,问题在于耶婆提国在哪里。
  《法显传》是法显回国后撰写的他去印度时经过当时西域和印度三十国的详尽的旅行记。原名《晋法显自记历游天竺国事》,后人简化为《法显传》,又称《佛国记》。这部伟大的旅行记著作问世后,晚于法显五十年的北魏郦道元就在他的地理科学巨著《水经注》中有近30处引用了《法显传》。现存的《法显传》古代木刻本共有六种,都是北宋刻本,时间已近1000年。现分别收藏于中国、日本和朝鲜的佛教古寺和图书馆中,两种日本手抄本也已近1000年,现藏于日本。由于《法显传》具有很高的科学价值,很早就引起西方学者的重视。1836年,1869年,1886年,1923年,先后有法国的著名学者阿贝尔——雷米萨,英国学者萨缪·比尔,詹姆斯·莱治和查尔斯,先后译为法文和英文本在西方流传。中外人士可以很容易地在图书馆查到。法显东航大海载于《法显传》最后一节
  现在的问题是耶婆提在哪里。1580年前,还没有太平洋的名称,没有美洲的名称,更没有墨西哥的名称。所以法显只能详细记载出他东航的起止时间、季节、航向、航程等实录,不可能记载出他们航渡的大海是太平洋,所到之处为美洲。这就使后人不可能一目了然。
  1500多年来,古代中国人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对法显东航大海一事概无考证,概无追究。 1836年法国学者阿贝尔——雷米萨首次将《法显传》译为西方文字时,对此也没有考证和追究。1869年英国学者萨缪·比尔译为英文本时,才第一次对耶婆提为何地作了推测,他先将耶婆提的汉语译为印度梵文,得到一个雅瓦打帕的发音,再来寻找法显归途航道上的相似地名,于是找到了发音相似的印尼的爪哇岛,于是推测法显所到的耶婆提可能即是爪哇。但他也表示这只是推论,并非定论。1886年,另一位英国学者詹姆斯·莱治另译《法显传》时,照引比尔的爪哇说,直接译为法显离开狮子国后到达了爪哇。连耶婆提三字也没有出现。莱治译本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流传很广,影响很大。此后的中外论著都照引比尔和莱治的爪哇说。于是一代一代地引用下去,今已引用了120年。于是将不定之论引成了定论。将法显东航大海三个半月,航程一万海里左右,所到的耶婆提(即美洲)变成了只有1800海里,只需十多天最多二十多天即可达的爪哇了。这就使法显东航到达美洲的历史事实,埋没至今。
  作者从]963年起开始研究这个问题,经过近30年时间几上几下的努力,累计查阅中外文献1000余种,才逐步弄清了爪哇说的来龙去脉和真相,最后彻底否定了英国人的爪哇说的误断,弄清了法显东航所到之地为美洲。
  其科学根据是:
  ——法显从斯里兰卡下海后的航向是正东,目的地是广州,季节是九月初,是印度洋和南太平洋西南季风初起季节,此时这个地区风力很大,一般为6—8级,有时达12级。法显船穿过中国海船传统的熟悉的马六甲海峡后,即在新加坡转向东北前往广州的航道,没有必要绕道前往东南方向的爪哇和加里曼丹。风向也不容许。
  ——如果耶婆提国即是爪哇和加里曼丹一带,法显记载前去的途中是航行在连一个岛影也不见的茫茫大海上,这与印尼的爪哇和加里曼丹等地方有l3000个犬牙交错的岛屿的地理情况完全不符合。
  ——从公元前273年印度阿育王统一全印,并将佛教定为国教,向爪哇等东南亚地区大力推行。以后又经过贵霜王朝和笈多王朝 (公元1世纪—413年)的继续推行,到法显时代佛教已在东南亚流行了700多年,爪哇和加里曼丹一直是佛教最兴盛的地方。如果耶婆提国即是爪哇等地,法显在这里停留了五个多月,不可能记载这里是没有任何佛教的影子,是不信佛教的地方。
  ——从公元二世纪起,中国就和爪哇及加里曼丹等东南亚地区有了频繁的友好往来。那时爪哇岛叫做阇(念堵)婆国,诃罗单国等。这些地区的国王使者同中国的往来以及致中国皇帝的表文,完整和详细地记载于中国史书中。如果耶婆提国即为爪哇和加里曼丹等地,法显会记载为到达了耶婆国或诃罗单国等,不可能记载为东南亚根本没有的耶婆提国。
  ——在1580年前的法显时代,在整个东南亚地区以及印度和波斯湾一带,并没有一个耶婆国的地名,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
  上述情况不仅可以否定耶婆提即是爪哇和加里曼丹等地,同时法显东航时间为三个半月和航程在9000—10000海里的实际情况来看,也彻底否定了耶婆提为下列地方的可能性:菲律宾、台湾、蜜克罗尼亚西亚、美拉尼西亚和玻利尼亚群岛,日本、冲绳、朝鲜、库页岛和阿拉斯加。都不可能。此为地理学家、海洋学家和航海公司的人一看便知,无须多言。
  法显横渡太平洋海洋证据
  法显船队三个半月的向东航行的实况表明,他们航渡的大海并非东南亚海域,而是太平洋。证据如下:
  ——法显下诲后便值大风,“如是大风昼夜十三日”加“东下二日”,共十五日。第十六日开始便进入了太平洋深海航行。法显航海实况记载是“大海弥漫无边,不识东西,惟望日月星宿而进”。这说明开始十五天的航行是有边的,可以看到马六甲诲峡两岸及中国南海的南沙、中沙、西沙、东沙等岛屿和巴林塘海峡两岸的陆地识别物。从第十六天开始便什么也看不到了,东西南北不辨,只能依靠观察日月星辰定方向,依靠天文定向,航行在茫茫无边的大海上。这是在太平洋深海航行,横渡太平洋的证据之一。
  ——接着的航海实况记录是,“当夜时,但见大浪相搏,晃然火色”。这是在深海航时海浪在六级以上时可以看到的海洋物理现象,即深海海浪相激时的发光现象。这是横渡太平洋的又一证据。
  ——接着可见的是大鲸鱼、大鲨鱼、大海豚等深海巨兽在船旁游过和在附近海上活动。这是在浅海航行少见或根本见不到的情况。法显记载为“鼋 怪异之属”。这是横渡太平洋证据之三。
  ——接着的航海记录是“商人慌惧,不知那向,海深无底,又无下石柱(石锚)处”。这就是说,连个下石锚的地方都找不到。从文意看,他们或许曾几次下石锚,打算把船停住看看,但即使把缆绳放尽,也是锚不着底,船行如前。这是横渡太平洋的证据之四。
  ——法显记载是,“若阴雨时,为风逐去,至天睛已,乃知东西,还复望正而进”。这就是说,在阴天或下雨天时,因为日月星辰看不见,只能乘风而去。到天睛后能见太阳和月亮,才知东西。“还复望正而进”,即是不能向南,也不能向北,更不能回头向西。只能向东航行。当时的太平洋季风是西风,也只能向东航行。这是横渡太平洋的证据之五。
  ——法显航海实况记载是“如是九十日许,乃到一国,名耶婆提”。“许”是几日法显未言,我们不能妄加。但不会超过十日。如是九十日
  在太平洋上向东航行,加上此前的十五日,共航行105日即三个半月,抵达了另一个大陆上岸,当地人说这里叫耶婆提国。按古代船在一般风力四级左右的情况下,每昼夜航行里程约为100诲里左右计,共向东航行里程为9000— 10000海里,所到耶婆提应当是什么地方,请大家展阅世界地图即可一目了然,所到之地当然不会是爪哇或加里曼丹等东南亚地区,而应是美洲大陆的西海岸。到此,美洲大陆到达了。
  此为海洋学、海流学、气象学以及航向、航程、季风时间等科学所决定,非任何人可作出任意解释的。


  法显到达美洲墨西哥的地理证据
  法显船队所到达的耶婆提国是美洲西海岸的一个地方,有什么根据?
  ——法显船在回广州的航行中,由于海上大风的原因,当在接近广州时,在经过南海的巴林塘海峡时,由于强烈的西南风和西南海流的作用,在此偏离航线穿过巴林塘海峡进入台湾以东海域的“黑潮带”航行了。这个“黑潮带”又称“台湾暖流”、“日本暖流”、“太平洋暖流”,海流是东北向,一年四季不停。加上西南风向东北吹的风向,法显船只能沿这条海流航行,到北纬35度左右为长年西风带和常年向西的海流,称北太平洋暖流。暖流的终点为今墨西哥的瓜德芦佩岛附近。但这一带海岸地势险峻,登陆困难,需沿海岸线向南航行一小段,到达阿卡普尔科一带海流平缓,容易登陆,而且在危地马拉弯道处有一股向北的海流在此交会。因此只能在阿卡普尔科到落杉矶一带登陆。耶婆提当在这一带某地,不可能在其它地方。此又为科学所规定之事。不可能有其它。
  ——法显船队的三艘远洋海船和四百多人,在耶婆提国停留五个多月,是需要消费相当多粮食的。所以这里必须是一个有一定农业和粮食有富余的国度,才能供给四百多人半年的粮食消费,如果是一个只靠捕鱼或依靠比弓箭狩猎为生的地方是不能解决的。公元五世纪初,在美洲大陆上只有墨西哥的玛雅人地方已有较发达的农业可以解决。当时在美洲其它地方尚不具有此种条件。所以法显所到的耶婆提为墨西哥西海岸某地,乃是不争的事实。其它概不可能。
  ——法显记载耶婆提国的人文社会情况是“其国外道,婆罗门兴盛,佛法不足言”。外道是指不信佛教,没有佛教的地方,佛教徒将不信佛统称外道,是一个佛教术语。婆罗门兴盛是指人而言,佛教徒按照印度种姓制度习惯,将上等人、酋长头人等统称为婆罗门。即是说耶婆提是一个酋长头人等上等人说了算的地方,是酋长部落制社会,这和墨西哥当时古印第安人社会情况是完全吻合的。
  ——在墨西哥有没有法显船队当时到达的记载?没有。因为古印第安历史书原有三千余册,15世纪西班牙殖民者征服美洲大陆时认为是异端邪说,全部毁坏了。所以无历史记载可查。有传说吗?有,传说是在古代某个时间,有神人乘船自海上来。仅此而已,不具科学意义。有图画传下来吗?有,作者曾搜集到一幅古印第安壁画图片,上面画有三条大船靠岸,岸上人搬运东西,但因古玛雅文字尚未破译,不知所指为何事,加以古印第安画风是写意画,不是写实画,亦难确认其为中国古船。所以不具有严格的科学意义,但可以说明在古代曾有船自远方来,在美洲登陆。


  法显返回中国的航海和海洋地理证据
  公元413年(东晋义熙九年)五月初,法显自美洲动身回国,他们选择这个时间很好,恰恰是太平洋春季东风和东南风的好风季节。他们顺风西航,经115日即近四个月航行,最后十三昼夜由西航改为西北向求岸,于当年秋九月回到山东青岛崂山。这次西航回国的特点是近四个月的大海航行中一岛未见,直抵山东青岛。
  如果法显下海回国的启航地不是美洲墨西哥而是爪哇或加里曼丹一带,姑不论从这里航行到广州要经过万岛林立的海区,要遇到许多岛屿,不可能沿途一岛未遇。也姑不论由爪哇到广州根本不需三个半月航行和一万海里左右,单从法显下海时间为五月初太平洋季风为东南风和东风而言,从昼夜十三日航行西北向求岸而言,其登陆地点应是马来半岛的哥打巴里或北大年,或在柬埔寨的磅逊湾或戈公岛登陆,或在泰国吞武里或曼谷登陆,或地越南的金瓯或西贡登陆,或在岘港和河内登陆,或在中国的海南岛登陆,根本到不了山东半岛登陆。
  如果耶婆提确为爪哇或加里曼丹东南亚一带,法显船回广州时采东北航向航行,姑不论当时太平洋季风和海流不允许,偶然率为零,那么要由爪哇取东北航去广州,那就必须穿过望加锡海和岛区,穿过巴厘海、苏拉威西海、佛罗勒斯海、班达海、马鲁古海及其各海区群岛,穿过这些万岛林立的海域后,还必须穿过美拉尼西亚群岛和密克罗尼西亚群岛,再穿过玻利尼西亚群岛,穿过这些密集的珊瑚岛礁各海域,不但不可能沿途一岛未遇,不知要遇到多少岛屿,而且其最后到达的地点是白令海峡,阿拉斯加或西雅图,根本到不了山东半岛。
  我们从法显船队从耶婆提国下海后经历的:
  1、共航行115日;
  2、航行里程为10000海里程左右;
  3、最后十三昼夜航行改为西北向求岸;
  4、全程航行沿途一岛未遇直抵山东;
  以上四项事实表明,只有从美洲墨西哥下海西航,才会同以上四项全部吻合而直抵中国同山东半岛崂山登岸。其它都不能解释这一航行。这也就绝对地否定了耶婆提为下列地方的任何可能:
  爪哇及东南亚地区,菲律宾和台湾,密克罗尼西亚,美拉尼西亚和玻利尼西亚各岛,冲绳和日本,朝鲜和库页岛,干岛群岛,阿留申群岛和阿拉斯加,今加拿大和北美洛杉矶以北。今危地马拉及以南都不可能。
  到此,我们就彻底拭去了千年尘土,拨开了百年迷雾,露出了]580年前法显和中国远洋船队大海东航的庐山真面目,可以作出符合历史真实的科学结论:


  结论
  结论是:法显于公元412年东航所到之地是美洲。法显所到的耶婆提,为现今墨西哥的阿卡普尔科到洛杉矶一带某地。
  法显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有文字记载的美洲的最早到达者,是有文字记载的人类由东半球航海横渡太平洋到达西半球,再由西半球航海返回东半球的中国的第一人。他到达美洲比哥伦布早1080年。
  中国自公元前二世纪,汉武帝采纳了张骞和唐蒙的建议,开辟了“番禺——徐闻——合浦海道”,打通了中国通往印度和斯里兰卡的海上航行通道,建立起穿越太平洋印度洋的海上丝绸贸易国际远洋航线后,到东汉期间中国远洋船队已开始前往罗马帝国的远洋航行。开始了同罗马帝国的兴盛的丝绸和瓷器贸易。到法显时代中国同罗马帝国的远洋航行进行了500多年了。这时中国船队前往罗马帝国的往返航行,已是一批接一批,一队接一队往来于中国,斯里兰卡、印度、阿拉伯海和红海及波斯湾了。其往返航程与到达美洲几乎相等,而太平洋风浪小,气象不恶劣,较之前往罗马帝国(大秦)的远航好得多,所以法显时代中国无论从造船和航海技术水平,往返美洲都不存任何问题。
  法显和中国远洋船队的美洲之行,记录了中国航海史的光辉一页,也是人类文明史上的重要篇章。
  法显和哥伦布的到达美洲,并不是互相排斥,势不两立之事,不是一个压倒一个,一个推翻一个。而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多元化和多层次的表现,是交相辉映,多彩多姿的大大好事。
  当公元1992年全世界纪念哥伦布到达美洲五百年之际,人们不应当忘记对人类文明史同样作出贡献,并且最早作出贡献的中国人法显。将这一历史荣誉归还于他,是中国人和全世界的责任。
  详细情况请各位参阅我的科学著作《谁先到达美洲》一书,和我提交大会的1991年5月撰写的科学论文《公元412年中国人和中国船队航海到达美洲并返回中国的科学报告》。


  第三部分 世界大轰动
  1991年11月11日,我在这个大型国际学术讨论会上作了上述报告,散发了论文,并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我的科学著作《谁先到达美洲》,副题《纪念东晋法显到达美洲 t580年·兼纪念哥伦布到达美洲500年》一书 (精装本)赠送名国学者后,当天夜里,驻北京的各国通讯社——美联社、法新社、塔斯社、路透社、意大利通讯社、拉西美洲通讯社等,都向本国发了报导,或转发了新华社的报导电讯。世界许多大报都在次日(11月12日)刊登出来。如法新社标题是“中国人1580年前已发现美洲”,美联社电讯题为“中国宣称,中国人在 1580年前已发现美洲”。同日,香港中英文报纸如《大公报》、《文汇报》、《香港时报》、《香港商报》、《星岛日报》,泰国《星暹日报》等东南亚报纸,都发表了这一新闻。
  同日晚,中国北京《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作了电视报导。《中央电视台国际台》,以三分15秒的长时间,播出了这一新闻和我在国际讨论会发言的专访特写,并将我的著作《谁先到达美洲》一书以特写镜头,作了播送。国际电视台同时以国际卫星电路传送,向世界播发了这一新闻。据悉,美国一些电视台作了转播。
  拙著《谁先到达美洲》一书,日本《朝日新闻》早在1992年2月4日,就对这一世界史的科学成果作了特别报导,并评论为对“对世界史定论的挑战新说”。给子了热情的肯定。
  附图(见第166—168页)
  (一)法显西行及到达美洲全图
  (二)法显美洲墨西哥登陆示意图
  (三)法显在太平洋东航示意图
  (四)法显在印度巡礼图一、二、三
  (五)法显传北宋木刻本书影一、二、三、四
  (六)法显传西方译本一、二、三、四


  第四部分 法显的评论
  1991年我写完《中华伟人法显评传》的论文后,请教了两位青年学者。他们看后说,“这个论文很重要,法显发现美洲是大事,你发现法显同样是大事,论文言之有据,言之有理,成一家言,学术上完全能站得住,立得起来。论证严密,无可辨驳。但是您白研究了,白写了。等于什么也没有研究,什么没有写。白累了”。
  我不明白,问“为什么?”
  答,“因为发表不了,中国学术界颇有门户之见,各门可能见解不一,但对外则是铁板一块。史学刊物是诸家史学界的言论阵地,您不是任何史学界的人,当然很难发表。再说,学术论文必须引经据典,再加上许多欧美新名词,才有“理论”水平和“学术”味道。您的论文缺乏这种东西,所以在学术界看来当然不够论文资格。即使您可以掺进许多这种添加剂,把您的论文搞成“理论”和“学术”味道很浓的文章,也可能给发表了。但是发表的目的何在?不是为了给人看,让人了解其人其事吗?然而,现在的学术刊物发行量很小,看得人更少。即使发表了又有几人看?您希望青年看,但青年看学术刊物的人更少。所以您白研究了,白写了,白苦白累了”。
  两青年学者言之有理,但我不仅不愿给论文掺进引经据典和欧美新名词一类新潮添加剂,反而愿意增加的是中国味道,民族味道和带点佛教特色的东西。既然所写的是魏晋时佛教伟大人物的论文,这论文带点汉魏乐府诗色彩和佛偈颂有何不可?用诗歌体发表议论,自三国曹氏父子始,历代都有。为什么现代人不可?为什么非要扳起脸孔说教,端起架子著文,非要新潮添加剂,才称的“理论”水平和“学术”味道。我概不承认这种评判标准。于是我将论文改写成了汉魏乐府和佛偈颂体——诗歌体。这样写如果能引起青年一些兴趣,喜爱看一点,岂不是更好些。至于写得好不好,任人去说好了,我不管。成败在所不计,今将当时所写的乐府诗歌体的评论部份,录之如下:
  法显六个第一


  (一)拓荒人
  ——第一个到达印度的中国人


  中印两大国,皆有古文明。
  跋涉渡沙漠,双足爬昆仑。
  徒步去印者,法显第一人。


  遥想千年前,两国路不通。
  喜马拉雅阻,昆仑高重重。


  汉武伐匈奴,张骞去凿空。[1]([1] 张骞,陕西城固人,汉武帝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奉武帝命出使西域。大夏,今阿富汗和伊朗一带,撒马尔汗南部。凿空,古代称探险为凿空。吏书对张骞通西域的探险事业,一般皆称为凿空。)
  张骞通西域,印度并未通,
  只知在东南,不知如何行。
  归宋报武帝,印度可以通。
  如是走西域,一万五千程。
  路途太遥远,况且无路径。
  二臣在大夏国,[2]([2] 大夏,今乌兹别克,伊朗和阿富汗一带。)曾见蜀产品。
  邛莱竹手杖,雕龙刻汉文。
  成都丝织绵,周边织汉文。
  臣问“安得此”?“得自印度人。”
  大夏商人言:“此物乃珍品,
  天下谁能造,只有汉人能。
  汉人卖印度,印度得利重。
  大夏去印度,贩来大夏营,
  此物何人买,国王贵族用。
  再卖罗马国,一匹值千金。
  大夏去印度,路远难以行,
  往来走二年,艰险易丧命。
  然而还是去,皆因利厚重;
  如若贩卖成,一生用不尽。
  以此看起来,四川印度近。
  不如走四川,去把印度通。
  武帝采其言,下令给唐蒙[3]([3] 唐蒙,汉鄱阳令,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奉汉武帝旨,任命为汉中郎将,负责打通由云南前往印度的陆上道路,未成功。),
  带兵去昆明,定要印度通。
  唐蒙接圣旨,立刻就起程,
  经过湘黔地,目标是昆明。
  路过夜郎国,夜郎王逞能。
  一共五里大,言说与汉等,
  唐蒙掩口笑,不与多争论。
  带人到昆明,向前不能通,
  高山峻岭阻,峡谷万丈深,
  虎豹毒蛇多,莽莽原始林,
  悬崖绝壁大,急流险水深,
  山中多蛮夷,当时称野人。
  蛮夷无君长,遮杀汉使臣,
  并且吃人肉,人头祭鬼神。  
  遣使十余辈,俱皆闭昆明,
  从此通印度,只好作罢。
  难怪到印度,十人存二人,
  法显回国时,孑然独一身。
  陆去海路还,惊涛骇浪中。
  至今读其记,令人心胆惊。
  古今罕有者,艰苦卓绝人,
  舍身求真理,浩气贯长虹。
  唐朝两名僧,玄奘与义净[4]([4] 玄奘,俗称唐僧,河南偃师人,(公元596—664),留学印度十七年。伟大翻译家。义净,河北范阳人(公元635— 713)留学印度二十五年。伟大翻译家。著作家。法显、玄奘、义净,中国历史上三大名僧。)。
  顶礼三膜拜,礼赞法显僧。
  “显师辟荒途,我等步后尘”
  全走法显路,印度才去成。
  司马光,胡三省,梁启超,章炳麟,
  范文澜,周谷城,王国维,汤用彤,
  历代史学家,无不备崇敬。
  中国史著多,有史有其名。
  文豪名鲁迅,最爱骂古人,
  独于晋法显,必恭又必敬。
  鲁迅写一文,收在《且介亭》,
  礼赞晋法显,空前之伟人,
  中华脊梁骨,名句万古存,[5]( [5] 《鲁迅全集》第六卷117页,《且介亭文集》。)
  此言非过誉,当之无愧人。


  (二)创绐人
  ——将外文译为中文的第一人
  佛教产印度,不是中国生,
  公元前六纪,印度大流行。
  释迦牟尼者[6]([6] 释迦牟尼,(前565—486年)北印度人,佛教始祖。),佛教创建人。
  释迦讲佛理,弟子称为经。
  佛学甚博大,属于哲学门,
  总分三大类,称为经律论。
  当时唯心论,尽收佛学中。
  印度多神话,神话揉其中。
  佛教宗派多,小乘与大乘,
  观点不一致,又分很多宗。
  佛教传中国,[7]( [7] 佛教何时传入中国,说法不一,一般以历史书明确记载的东汉永平八年(公元65)传人中国为准。)东汉永平中,
  直到东晋时,中国才盛行。
  佛教如何来,经过中间人,
  中间人为谁,主要西域人。
  佛教创建后,印度先流行,
  随后传西域,西域也盛行。
  佛经在印度,并无书面文,
  主要靠口传,师师口传经。
  再传来中国,也经西域人。
  同样无文字,全是口讲经。
  法显东晋时,佛教刚流行,
  佛经不完备,戒律是缺门。
  当时在中国,多是西域僧,
  大小乘都有,五花又八门。
  僧人讲佛理,天地任驰骋, 
  天有三十三,地有十八层。
   这僧作演讲,越说越起劲,
  那僧不说话,面壁练气功。
  这僧不吃肉,而且不杀生,
  那僧吃酒肉,打拳练武功。
  一人一个师,一人一本经,
  一经多人念,人人各不同。
  都说是真经,全都没原文,
  他们怎样说,华人只能听。
  佛经在中国,根本无原本,
  当时有一些,全是转译文。
  佛经译汉文,需有高水千,
  梵语和梵文,一定要精通。
  哲学理解深,原意才能懂,
  中文更要好,汉学很精通。
  译为中文时,才能表达清。
  此为起码事,难为西域人。
  除了极个别,一般不可能。
  梵语和汉语,他们还都懂。
  条件所限制,难以两精通。
  可作一般译,可译一般文。
  哲理最难译,不能全都懂,
  遇到此难题,只能直译音。
  阿难波罗蜜,摩诃般若门,
  前人高僧传,有文述其情:
  印僧西域僧,对座译佛经,
  咫尺若天涯,对面不能通。
  汉僧执笔记,不知何所云,
  三人冒大汗,谁也弄不清。
  只能揣其意,或者猜其情。
  此种佛经文。如何能存真?
  法显中国僧,对此难容忍,
  所在常所见,扼腕实痛心。
  常叹此情况,误国实不轻,
  誓志去印度,务要求真经。
  华人去印度,直接学梵文,
  华人知国情,华人自选经。
  华人取经回,华人自译经,
  此前无先例,法显第一人。
  法显回国后,南京译佛经,
  译书百万言,三十六卷文。
  法显带回者,重要大乘经,
  律经共四部,三部带国中。
  律经言何事,专冶任意行,
  佛教大 法,人人必须遵。
  法显译出后,全国皆欢迎。
  法显文古雅,山松明月风。
  通俗容易懂,天然朴实文,
  此经问世后,全国皆流通。
  大乘大发展,从此定了型。
  办教有规矩,律经有所遵。
  从此上轨道,不能胡乱行,
  女娲曾补天,法显补经文。


  (三)开创人
  ——去外国留学的第一个中国人
  中华乃古国,自有古文明,
  大禹治洪水,尧舜务农耕,[1]([1] 尧、舜、禹,公元前2300—2140年。创造华夏文明的领袖。)
  孔孟与老庄[2]([2] 孔子,春秋鲁国人,公元前551—479年,伟大思想家,教育家。老子,伟大哲学家,孔子师。孟子,伟大思想家,前372—289年。庄子,思想家,前369—286年。),思想博大深,
  智慧如海岸,从不言鬼神。
  孔子办大学,古今皆有名,
  三千徒弟子,七十二贤人。
  学而时习之,孔子有明训。
  好学求上进,中华民族魂。
  然皆在国内,无人出国门。
  国外去留学,法显第一人。
  世界文明史,多元多处生,
  只知一国事,大有局限性。
  法显去印度,走出中国门,
  举目尽所见,印度古文明。
  学习外国语,再学外国文,
  记录外国事,将来为我用。
  中华破天荒,法显留学生,
  此前无先例,法显开创人。
  法显做榜样,后人跟着行,
  隋唐大兴盛,法显至有功。
  中印两古国,交流古文明,
  中间媒介体,法显中国人。
  中印交通早,影响远且深,
  文化互补多,发展向前进。


  (四)先驱者
  ——致力于佛教中国化的第一个先驱人
  佛教中国化,是为大事情,
  致力于此事,法显先驱人。
  法显去印度,立场很鲜明。
  学习如饥渴,绝对不盲从。
  对于释迦佛,也是此精神,
  从理不从说,从意不从行。
  释迦如何讲,具体怎样行,
  那是印度事,国情各不同。
  释迦创小乘,印度占上风。
  法显如学此,大把抓就成。
  无需十几年,不必费大劲,
  但是在中国,小乘不适用。
  大乘哲理富,哲理有大用。
  中国缺戒律,更需戒律经。
  真经很难找,踏破铁鞋寻。
  立志从事者,成败皆有功。
  终于寻觅到,原始经律文。
  将其带回国,中华将它融。
  中华胸怀大,敢于学别人。
  学习即消化,改造为我用。
  中华融佛教,不搞吃现成。
  消化即创造,再造新文明。
  印度佛教僧,不耕不务农,
  沿门去求食,称为托钵僧。
  经常去云游,多半睡树林,
  天气很暖和,从来不挨冻。
  中国佛教僧,念经兼务农,
  集体住寺院,集体搞活动。
  定期也云游,不能随便行,
  必须有“挂单”,今称证明信。
  全部新事物,与印全不同。
  石刻大佛像,全用印度名。
  大同有云岗,洛阳有龙门,
  甘肃麦积山,敦煌千佛洞。
  佛有千千万,都是印度名,
  如果你细看,并非印度人。
  鼻子都不高,眼睛也不深,
  皮肤也不黑,身体胖敦敦。
  面容全都变,全是中国人。
  释迦创佛教,中国拜观音。
  观音本男子,中国变女人。
  僧团研佛理,寺院去活动。
  大干世界事,不要去过问,
  教义不复杂,没有神秘性。
  善男与信女,芸芸众生们,
  要想成为佛,先要做好人。
  凡事要行善,恶事不可行,
  教规很开放,简单而易行。
  未必要出家,禁欲苦修行,
  在家可学佛,一片菩萨心。
  利人即利己,成佛就可能,
  人人可成佛,佛在你心中。
  此派亦佛教,印度没有根,
  根子在中国,中华培育成。
  中国生枝叶,发展大茂盛。
  此皆民族力,并非一人功。
  法显催化剂,乃是分水岭。
  法显影响大,加速此进程。
  隋唐大发展,佛教达顶峰,
  宗教搞得好,社会亦安定。
  活而并不乱,政教互补充,
  哲学与文化,相互亦促进。
  唐宋元明清,佛教仍兴盛,
  著作二万卷,集为大藏经。
  外国研佛教,必须看中文,
  如今此佛教,已具世界性。
  称为世界教,全球所公认,
  分布地区大,中朝越日本。
  还有新加坡,印尼菲律宾,
  欧美佛教徒,近年亦上升。
  可见此佛教,仍然有生命。
  再来看印度,不敢作称颂。
  唐朝末年时,已渐没人信,
  到了北宋末,佛教影无踪。
  全部五印度,改信别的神,
  多信伊斯兰,真主在中东。
  或信印度教,崇拜湿婆神。
  佛教发源地,落得无影踪。
  皆因办教者,思想太僵硬。
  教义与教规,千年无变动。
  自我消灭了,不能怨别人,
  不变不发展,岂能长久存?
  堪叹人间事,历史真无情,
  保守即死亡,变革有生命。
  回头看法显,眼光真超人,
  虽是佛教徒,不搞囫囵吞。
  印度佛经多,不搞照搬文。
  凡此皆无他,实在有脑筋,
  眼光诚远大,千古一伟人。


  (五)创始人
  ——撰写旅行记的第一个中国人
  华人去国外,留学十四春,
  旅经三十国,忠实记见闻。
  中亚南亚地,山川与交通,
  人口与物产,国王是何人。
  比邻为何国,相距多少程,
  著为旅游记,法显创始人。
  中亚南亚吏,此书赖以存。
  此部旅游书,当时即流行。
  北魏郦道元,河北涿县人。
  法显去世时,他是一幼童。
  后来此道元,文史地理精。
  巨作《水经注》,四十大卷文。
  以河证地理,山川与交通,
  以水证历史,历代演变情。
  此为科学著,又是好散文。
  《水经注》一书,引用法显文。
  引用二十处,指明引显文。
  当时此游记,全国有抄本。
  南北两大系,共有十多种。
  其中大多数,至今存日本。
  日本手抄本,一共有三种,
  镰仓抄本全抄自古详本。
  朝鲜亦刻印,称为高丽本,
  全都近千年,至今亦尚存。
  法显旅游记,世界早驰名,
  一百多年前,就已译外文。
  其时译书者,全是欧洲人,
  见书价值大,竞译本国文。
  法国走在前,英国紧紧跟。
  别国也翻译,落后不甘心。
  一八三六年,首出法文本,
  译者雷米萨,法国极有名。
  比尔和莱治,两位英国人,
  十八世纪中,相继译英文,
  法国伯希和,沙俄阿瓦林,
  德国夏尔德,美国洛克逊,
  或译法显传,或者写论文,
  西方图书馆,全有翻译本。
  东方研法显,晚于西方人,
  二十世纪初,方才上日程。
  日本研法显,足有三十人,
  著作门类多,研究比较深。
  堀谦与羽溪,小野与松本,
  足立喜六撰:《法显传考证》。
  中国研法显,更晚于日本,
  搬起指头算,最多三五人。
  复旦老教授,名字叫章巽,
  校注法显传,可谓集大成。
  此书何年出,一九八五春,
  此类学术著,寥寥若晨星。
  开眼看欧美,情况大不同,
  一百多年前,东方考古盛:
  西方“探险家”,东方大活动,
  中国法显传,人手带一本,
  中亚挖古墓,南亚找名胜,
  新疆盗汗简,敦煌挖佛洞。
  印度佛教地,早已变森林,
  全靠法显传,位置可查明。
  拿着法显传,当做指南针,
  考古大发掘,一挖一个中。
  世界史学者,霍尔英国人,
  专著南亚吏,上下两大本。
  写到中古事,大引法显文,
  离开法显书,历史写不成。
  法显贡献大,世界所公认。
  (六)发现者
  ——第一个到达美洲的中国人
  发现美洲者,法显第一人,
  早于哥伦布,[1]([1] 哥伦布(151—1506)意大利人,1492年带三条帆船,共87名水手西航中国,结果到达美洲。后作丁三次考察,为时十三年。但始终认为是印度。至死不知发现美洲。贫困而死。)一千八十春。
  最早持此论,乃是法国入,
  清末章太炎,为此发专文。
  引用法国报,叙述此新闻,
  “发现美洲者,不是欧洲人,
  并非哥伦布,而是中国人,
  此人名法显,中国一高僧。
  法显登陆地,墨西哥之中”。
  此文今何在?《太炎文录》中。
  其时章太炎,流亡在日本,
  协助孙中山,反清闹革命。
  太炎政务忙,无暇细考证,
  论据多有误,材料不充分。
  昙花只一现,没没再无声。
  详细作研究,只能待后人。
  一七六一年,有位法国人,
  此人名歧尼[2]([2] 阿美利加(1451—1512)意大利人,1499—1502年,三次去美洲考察,1502年发表旅行记,断定这里不是印度,而是新大陆,后来以他的名字命名。),发表一专文:
  
  “发现美洲者,最早中国人,
  航行到美洲,其中有慧深。[3]( [3] 1761年,法国史学家歧尼在法国文史学院发表《中国沿美洲海岸航行和居住……》研究报告,断定公元五世纪初,中国人即在哥伦布之前到达美洲。墨西哥。举例有意深。)
  慧深中国人,梁代一高僧,
  事在法显后,公元五○○,
  后来中国弱,没人再吭声,
  现代朱谦之,专门有考证,
  邓拓也有文,《燕山夜话》中,
  有人挣异议,至今无定论。
  第三哥伦布,
  阿美利加第四人[4]([4] 1990年,我致函中国驻法使馆,法国驻华使馆,请求协助寻找法国1761年岐尼发寝的全文,1836年雷米萨翻译法显传的首版本,两使馆均在法国多方查找,结果在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找到了雷米萨法文译本。给我寄来了首页复印件,并函告岐尼在1761年于法兰西文史学院学报发表的文章。已不在法国,而存于美国国会图书馆,并告诉了详细编号。在此我向上述两使馆中外人士致谢。)。
  阿美利加无争议,
  本文对他不讨论。
  前三发现者,自我感觉同,
  发现美洲事,本人不知情。
  尤其哥伦布,算是最典型。
  至死仍不知,发现美洲情,
  认为是印度,土著印度人。
  至此发现谁为先,世界看法有不同,
  一说是法显,一说是慧深。
  一说哥伦布,都有专论文。
  言之皆有理,论之有考证;
  皆为一家言,不能妄否定。
  最为奇特者,也是中国人,
  法显首发现,持论最早欧洲人。
  可是中国人,大多不吭声,
  此种稀奇事,并非此一宗。
      《中国科技史》,著者英国人,
  剑桥李约瑟[5]([5] 李约瑟,英国人,1900年生,剑桥大学教授,著名化学和物理学家。懂汉文,研究中国科学五十年,著《中国科学与文明》34大卷。世界驰名。中文译本改名为《中国科技吏》,大陆四十年只译出四卷。并非大陆聿者不能译,不愿译,而是大陆重视不够。经费拮据。这是大陆政策上有失误所致。),对此有阐明。
  古代发明多,中华曾称雄,
  现代科技界,不乏中国人。
  专论三十卷,世界皆驰名,
  英国授勋章,瑞典发奖金。
  再来看中国,也是不吭声,
  发明与发现,看是哪国人,
  如说欧美人,一呼皆百应。
  高声唱赞歌,雀噪蛙共鸣。
  说是中国人,燕湃附晕奚
  脸拉三尺长,摇头不可能。
  洋人说了话,勉强才承认。
  此事经常见,不知何原因。
  我们搞科学,立场要公正,
  科学最无情,学说有标准,
  成理又有据,此说可以存。
  符合此标准,一视皆同仁。
  数说常并存,百家齐争鸣。
  考古新发现,历史与新篇。
  
  发现美洲者,世认有四人,
  第一是法显,第二是慧深,
  哥伦布之后,阿美利加承,
  法显为第一,世界皆公认,
  尊重哥伦布,更钦我法显!
  文明多元起,欧洲非中心,
  法显哥伦布,二者可并存。
  一去美洲西,一去美洲东,
  相隔一千年,时代也不同。
  交相辉史册,千秋共峥嵘。
南无阿弥陀如来,南无观世音菩萨
回复 引用 顶端